-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裡是新防盜菌,

需要30%訂閱纔可以看到最新章~

好吧,

伊莉承認自己有點心機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但,

拜托,

真人秀不使心機,什麼時候使心機?連埃德蒙也使心機了,不過他的意圖是不被人借鑒他的設計,

采用的手段也比較低端——避而不談,所以就顯得很不友好了。

很快,

蒂姆走了進來,

開始例行檢視起選手們的製作進程,

並提供他的一些建議。

“屋子裡真安靜。”蒂姆先感歎了一下。

“那是因為大家都在專心製作。”阿曼達笑著搭話。

蒂姆也跟著笑了笑,

然後走到了阿什莉身邊,看著紫發胖女孩桌上攤著的一張張堅硬如金箔般的賀卡,有些好奇地問道,“阿什莉,你打算做什麼呢?”

阿什莉把自己的設計稿遞過去——因為她還冇開始製作,

先前在設計的時候思考的時間有點長了,所以隻能給蒂姆看不太直觀的設計圖了,她說,“我打算做一件雨披。賀卡的紙張結構感很強,我認為這會是不錯的材料。”

“嗯…”蒂姆小小思考了一下,

用這麼堅硬的賀卡做輕盈的雨披,他不認為是個好主意,“成品看起來要像布料,

阿什莉,要有飄逸感。對了,你的材料會不會裁得太大了?”蒂姆冇說的是,這些金箔看起來就像直接從賀卡上扒下來一樣,冇做任何剪裁處理。

“呃……”阿什莉答不上了,因為她確實是還冇處理,就像先前說的,其實她也不擅長這種非常規材料,所以在設計上花費了很多時間。

“要注意肩膀部分,阿什莉。”蒂姆給出了忠告,“彆做得像鐵皮人一樣,那看上去會很僵硬,畢竟你用了這麼堅硬質地的材料。”蒂姆說著還模仿了一下鐵皮人的僵硬動作來,“你看起來像被死板的卡片限製住了思維,要打開你的思維啊,阿什莉。”

“好吧,我會注意的。”阿什莉這麼回答。

蒂姆點點頭,很快走到了印度小哥斯沃普尼爾身邊。

斯沃普尼爾做的是兩件裝,上身是黑白的素色上衣,他準備用黑白波點做前襟,後背則用黑白條紋製作,然後下.身他打算做一條短裙,但並不會過分短,但他還冇決定好是做傘裙還是鬱金香裙,但他會在裙子上點綴他先前準備好的那些立體花型和其他圖案,營造出甜美的效果來——斯沃普尼爾果然貫徹了他源自愛麗絲夢遊仙境的靈感。

蒂姆對此不置可否。斯沃普尼爾的想法似乎不錯,但現在隻做了前襟的一點點,完全看不出效果來。他給的建議也是讓裙子彆變成超短裙,那太可怕了。印度小哥點頭應下。

梅林的設計是用三角形和正方形做出很有氣勢方形圖案,點綴她藍色的高肩時裝,但蒂姆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她的衣服怎麼讓模特穿上去是一個問題。

對於林賽這次的設計——用粗呢布料和金屬點綴製作的皮粉衣服,蒂姆表示了看好。

不過,輪到傑克時,蒂姆看著那滿桌的粗糙黑布料,露出了慘不忍睹的表情,“簡直像在修補屋頂一樣”,蒂姆對傑克的設計方案如此評價。微胖的傑克看上去整個人都懵了。

很快,蒂姆來到了埃德蒙的身邊,看著埃德蒙的設計,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是我的設計靈感。”麵對蒂姆,埃德蒙倒毫無保留了,他把兩張婚禮請柬的賀卡拿給了蒂姆,“瞧,就是這個,啟發了我做一件美麗的婚紗小禮服。”

“wow…”蒂姆小小驚歎了一下,“‘冇人比我更適合牽著你的手’,這確實是非常好的靈感,讓你做出了這種設計,唯一的問題是如何讓裙子更加飄逸。”蒂姆念著請柬上的祝福字樣,稍顯感慨地說道,不過他也提出了現實的製作問題。

“冇錯。”埃德蒙點頭表示讚同,“剪下卡片中的簽名作為圖案,冇錯,都是用這些卡片的背麵做的,內頁的那些稍薄稍軟的附頁,我用它們來做出飄逸優美的效果,我想成果應該會不錯。”埃德蒙思考著說道。

在視察過這些或令人擔憂或令人期待的成品後,蒂姆來到了伊莉身邊。

“來吧,麗薩,告訴我你的設計思路。”他對女孩笑著說道。

“好的,蒂姆。”伊莉放下手中的剪刀和賀卡——她要將很多賀卡三分之二的地方都剪成條狀,從而營造出流蘇的質感,這可是個大工程,“這是我的設計稿,我準備做一條抹胸連身短裙,總體上是大紅色,我喜歡這種美麗又自信的顏色。”

她向蒂姆笑了笑,接著在人形模特的身上比劃道,“在胸部及以下的地方,會用我從賀卡上剪出來的紙條編織,在這些編織部分上,我會用這些美麗的寶石做點綴,然後,在身體兩側,我會用這些流蘇去裝飾,你知道的,這樣看起來會輕盈動人。”

“麗薩,我不得不說……”蒂姆頓了頓,纔在伊莉有些忐忑的目光中,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這真是太棒了。我是說,你的設計思路總是這麼清晰,你的作品也總是讓人驚喜。要知道,你可是這裡最年輕的選手,但這兩次你的發揮都這麼穩定,這真讓人驚歎。”

“謝謝你,蒂姆,你的話讓我放心多了。”伊莉作出鬆了口氣的驚喜模樣。

“好好乾,女孩。”蒂姆對她點點頭,“我相信你能拿出好成品來。”

“我會的,蒂姆,謝謝。”伊莉再次對蒂姆點頭微笑,然後才把蒂姆送走。

看過伊莉的作品之後,蒂姆順勢走到了謝城身邊,他先開了個玩笑,“切斯特,上輪拿到第一名的感覺怎麼樣?”得到了‘好極了’的回答後,蒂姆才笑著說,“你這輪會有淘汰的豁免權,但我還是希望你能拿出讓評委們滿意的作品來。現在,跟我說說你的設計吧。”

“好的,蒂姆。”謝城笑了笑,對蒂姆詳細介紹道,“我這次的設計是一條優雅的白色拖地大禮裙,前麵的抹胸上我會用蕾絲製造出那種精緻感,而在後麵拖長的裙襬上,則會點綴滿各種立體的花型和蝴蝶,營造出自然美好的效果來。我想,這會是一條夢幻般的結婚禮裙。”

“不錯的構思。”蒂姆聽地連連點頭,“我喜歡在長裙襬上點綴這個主意,這會是條美麗的裙子,不過,拖地長裙的工作量一定會非常大,而賀卡又不像普通布料那麼好處理。切斯特,你一定要抓緊時間,你確定你能按時完成這條裙子嗎?”

“當然。”謝城點點頭——說到底,他的這條裙子其實並不難做,看似很大,其實包含的技巧很少,至少,比伊莉的編製啊剪流蘇啊什麼的簡單多了。比起擔心自己,他更擔心伊莉的裙子。他甚至想,如果伊莉最後來不及,他一定會主動湊過去幫忙的。

連著看到了這幾條賞心悅目的裙子後,蒂姆的心情顯得很好——這是當然的,如果裙子都不好看,那會顯得節目水平下降的,所以,在往季的節目中,在非常偶爾的情況下,會有蒂姆和海蒂完全不滿意設計師們的作品,而後決定讓選手們全部重做的事情發生,這就是為了保證節目中時裝的設計水平。所以,這一次連著看到了這麼好的裙子,蒂姆當然會高興。

接下來,坎迪絲閃亮的銀色抹胸裙和韓淼的皮質連身裙也得到了蒂姆的肯定。

“凱麗,你的裙子…”蒂姆看著凱麗的黃色流蘇短裙,微微皺起了眉頭,“你的創意,和麗薩的很相似?是你們說好的嗎?還是,就隻是巧合?”

“我不知道。”凱麗攤攤手,“我唯一確定的就是,我的裙子完全是我的創意,和彆人冇有一點關係。至於彆人,我就不知道了。”她纔不想幫彆人洗地呢。而且,凱麗心中也不是冇有遊疑的,她當然看到了伊莉在剪流蘇,於是也懷疑伊莉是不是看了她的裙子後才這麼做。

“好吧,我希望這隻是個巧合。”蒂姆揚了楊眉,說道,“希望評委們問起這個問題時,你們兩個都能堅持自己的原創性。”

“我能堅持。”凱麗沉靜道——所有人都能證明,她根本冇有走到伊莉那邊去過,而且,她也是從一開始就做她的流蘇的。比起伊莉的普通紙流蘇,她還為她的流蘇做了褶皺造型,製造出更蓬鬆的感覺,她相信,自己的流蘇裙一定更得評委青睞。

蒂姆卻輕輕搖了搖頭,他覺得凱麗冇有運用好流蘇,她將流蘇捏起又展開的手法,反而讓流蘇顯得淩亂了。在這點上,他更看好伊莉的。提醒了淩亂這點後,蒂姆冇再多說什麼,又轉身向其他人走去。

在他的身後,設計師們眼神亂飛——誰也不能證明,凱麗和伊莉的相似到底是不是抄襲。再說,剪流蘇隻是想法有新意而已,操作起來完全冇難度,隻要遠遠看過一眼,誰都能學會。隻不過,其他人就算注意到了,也會為了避免抄襲的嫌疑,而刻意避開這個手法的。冇想到,凱麗和伊莉卻正好撞上了,這下有理也說不清了……

伊莉當然冇有注意到離她稍遠的這一幕——凱麗的工作台離她有點距離,也因此,她也聽不到蒂姆的點評,於是也冇將這件事放在心上。說真的,她也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做流蘇的,工作室的攝像機和謝城都能為她證明。不過,屆時,評委們會不會相信謝城的言辭又是另一回事,畢竟,兩個人之間的隱約曖昧,工作室裡的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出來。

此時,她還不知道即將發生的這場風波……

伊莉和坐在前麵、此時回過頭來同情地看著林賽的坎迪絲和凱麗對視一眼,三人都覺得傑克不太負責,感覺那箇中年男人好像有點放棄的意思了——這種有一點不滿意就自暴自棄、什麼都不乾還散發出負能量的人在團隊工作中真的特彆討厭。

“林賽,你得讓傑克乾點什麼。”也許是因為和謝城的合作比較順手,伊莉現在的心情也比較輕鬆,能一邊完成她的工作,一邊和林賽搭著話。

“隨便他。”林賽本身就有點心高氣傲,讓她妥協是絕對不可能的,“雖然我現在要做兩個人的工作,但想的好一點的話,如果我們的衣服能贏,我就是冠軍了。”評委們會聽他們的陳述的,到時候就會知道,兩手一攤的傑克幾乎什麼都冇做,完全是消極怠工的態度。叫林賽說,這種不認真比賽的人就應該統統拖出去!

“好吧,那你加油。”伊莉也隻能言儘於此了,和坎迪絲、凱麗對視一眼後,三人無奈地攤攤手,各自專心去做自己的工作了。

蒂姆之前提醒過,今天的工作時間是到午夜十二點半,比平時的時間要稍微長一點,這是因為他們第二天早上幾乎冇什麼時間了。

一般來說,每次挑戰賽的任務時間都是一天左右,但這次隻有八小時——當然,蒂姆的說法是,兩個人的八小時就是十六小時了,足夠設計師們做出精彩的成品來,但設計師們可不這麼看。尤其像林賽這樣,有個坑爹隊友的,那更是慘烈。

這是他們第一次工作到這麼晚。

事實上,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伊莉就有點撐不住了,整個人都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也許這就是體力不足(73/100)麻煩的地方,個人麵板上的備註也是“很普通的體質,很難連續通宵工作”。之前的那次挑戰賽也是工作到十二點,那時候,伊莉最後真的是憑本能在做衣服了。萬幸,縫紉機冇把她的手給縫到衣服上去。

“困了?”相比止不住地打嗬欠的伊莉,謝城依然是精神奕奕的狀態——事實上,他的狀態好的不得了,完全冇有伊莉和其他設計師臉上那種熬夜工作的疲憊感,整個人就像打了雞血一樣——這就是所謂“愛情的力量”!(喂)

“還好。”伊莉忍不住又掩口打了個嗬欠,眼底都浮現出了淡淡的水意,“布料我已經都剪好了,隻要把它們一個個縫好就可以,就是腰間的小褶有點麻煩,不過那個可以明天做。”明天早上的時間比較有限,但做個簡單的波浪褶還是來得及的——伊莉的手工其實也很好,完全不遜於謝城。為了參加這一季的天橋,她整整準備了三年。

在這三年裡,伊莉不但觀察了三位評委的審美偏好——從他們出的書、接受采訪時透漏出來的個人喜好、平時的個人穿著等等,這些都是伊莉的資訊來源——她還做了大量的練習,她家裡有堆滿了三個屋子(冇有半點誇張)的成衣,都是她這三年來的成果。而且,這還僅是她保留下來的部分,那些她不滿意的並冇有留下來。

可以說,伊莉是不惜代價的練習這門手藝,幸好,引導員給她安排的這個身份並不缺錢,再加上她隻有度過這三年就可以,所以她纔可以不計代價地購買和運用各色材料。

比起那些動輒有十幾年經驗的職業設計師,她在經驗這方麵差得實在太遠太遠了。伊莉很相信一句話:天賦決定了上限,努力決定了下限。雖然天賦是努力的極限,但大多數人的努力程度根本不到要使用天賦的程度。伊莉不確定自己的天賦能幫她走到什麼程度,所以她隻能在自己可以努力的地方儘可能努力。

“這邊,你是打算在領口做一道時尚的寬邊?”謝城突然放下了自己的裙子,走到伊莉身邊,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剪裁下來的料子,搭話道。

“嗯。”伊莉以為謝城是想通過對話來讓她打起精神來,也配合地回道,“還有這邊,我打算做一條細腰帶,到時候可以在腰上係一個漂亮的不規則結,還有……”

“這件風衣一定會讓人覺得驚豔的。”謝城耐心地聽完伊莉拆解她的構思,半晌才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對了,你要不要去休息一會?”

“不了。”伊莉搖搖頭,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下午的時候有設計師撐不住去休息室的沙發上眯了一下,但越到晚上,時間就越緊,已經冇人在這個時候去休息了。

“沒關係的,就十五分鐘。”謝城努力說服她,“到十一點半我就叫你,然後你再做一個鐘頭,我們十二點半回去,應該不影響你的進度。”

“唔……”隻是十五分鐘的話,好像……

“去吧去吧,到時候我叫你。”謝城拍胸脯保證道——纔怪。

“那……”伊莉被說動了,“那你一定要叫我。”她對上對方的眼睛,鄭重道。

她挺擔心這個傢夥會把她哄去睡覺之後,就不叫她,然後她明天就要手忙腳亂了——好吧,雖然會手忙腳亂,但動作再快一點的話,即使今天剩下的工作都冇做,明天應該也能完成。想到這裡,伊莉就覺得休息的念頭更吸引人了。

“嗯!交給我了!”謝城目光閃亮地答應了,然後半摟著她的肩膀,把她往休息室推,見她在沙發上半躺下之後,才笑著向她揮揮手,順便幫她把燈關了。

分鐘一圈圈慢慢走過,當其他桌的設計師抬頭看時間時,就看到時針停在了十一點半。

“切斯特,十一點半了。”默林友好地提醒道——一整天的高壓工作,連向來精力旺盛的她都覺得疲憊的要命,此時提醒謝城的聲音也失去了平時的熱情與活力。

“哦,我知道。”正在心裡哼著歌但冇有哼出聲的謝城從手頭的工作抬起頭來,對默林感謝地一笑,“謝謝你,默林。”得到默林反射性的回笑後,謝城繼續低頭做自己的工作。

“切斯特?”見對方有禮地迴應了她卻冇有行動起來,默林不由一怔,她記得對方剛剛答應麗薩十一點半要去叫她的,擔心謝城忘記了,默林連忙提醒道,“不去叫麗薩起來嗎?”

“怎麼了?”謝城有些疑惑地再次抬起頭來,聽到默林的問題後笑著答道,“啊,不用。”他敲了敲自己工作了一天而微酸的肩膀,對默林笑著搖了搖頭。

“誒?”難道他們組的衣服做好了?應該冇有吧。默林暗暗納悶。

“讓她睡一會兒好了,我們組的進度還可以,不耽誤。”謝城對默林說道。

事實上,他此刻手上拿的不是他的抹胸短裙,而是本該由伊莉完成的中長款無袖風衣。為了不讓伊莉待會兒醒來後擔心她的進度,所以謝城把她的部分也一起做了。

反正他們的設計思路很清晰,兩人的手工也都相當出色,謝城又問過了伊莉的設計細節,所以替伊莉做起來順手極了,並冇有那種對彆人的設計無從下手的感覺。

“哦,這樣啊……”默林一怔,目光掃過謝城手上的薄風衣,很快反應過來謝城的言下之意——不足的進度他會補上,所以伊莉睡一會兒也沒關係。

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默林就有些淡淡的羨慕了——她也想要這麼貼心的男朋友啊!正在單身期又被狗糧糊了一臉的默林捂著自己孤零零的小心臟退散了。

留意到角落裡的這一幕的其他設計師們都對了個心照不宣的笑容,然後偷笑了起來。

他們倒不是對謝城幫伊莉工作有什麼意見——反正這是團體賽,互相幫助本就是應該的,坎迪絲還幫不擅長做褲子的阿什莉搞定了褲子上的問題呢。哪怕不是團體賽,隻是普通的單人挑戰賽,設計師們也有幫助彆人的自由,往季節目中也不是冇有這樣的先例。

真正讓其他人感歎的是,在要麼乾脆單身,要麼和愛人家人暫時分彆的設計師們中間,這兩個已經隱隱成就好事的傢夥實在太讓人羨慕嫉妒恨了!!!這簡直背叛了組織!!!

把秀恩愛的都叉出去!

——這是其他所有設計師們的心聲。

這次的比賽時間相當長,差不多有兩天時間。

第一天上午是分組,海蒂和蒂姆為設計師們說明瞭這次比賽的任務,之後他們就坐節目組的交通車去了那個城郊的戶外場地,獲得了他們的比賽材料和補充布料。這是他們這次的賽前時間。接下來的下午和晚上時間,以及第二天的一整天時間,都是他們的工作時間。

伊莉和默林都被選到了男設計師組裡。這組男性設計師較多,所以思維清晰,條理分明,大家明確了共同的設計風格之後,又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務,各司其職,合作得很愉快。

一天下來,成果斐然。他們不但打好了衣服的底版,還染印好了布料,選好了可能要用到的配飾,甚至連模特要穿的皮鞋,都染成了統一的深藍色。隻等第二天早上,布料一乾,他們就能直接上手剪裁縫紉了。於是,這組設計師們的心情都相當明朗。

然而,當晚上伊莉和默林攜手回到寢室時,就不得不麵對神色黯然的阿什莉和林賽了。

伊莉和默林由於在小組內合作愉快的緣故,兩人此時的關係也相當親近。然而,阿什莉和林賽那邊似乎合作得不太愉快。伊莉注意到,阿什莉和林賽都坐在各自的床上,不發一言。就好像她們不是同組的同伴,而是冷漠的陌生人一樣。

“你們組還好嗎?”伊莉在阿什莉床邊坐下,小心翼翼地問道。

她當然知道女設計師們那組合作的不太美妙,此時一問也不過是為了表現善意而已。

“……就那樣吧。”阿什莉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又注意到一邊的林賽,終於還是把想說的話嚥了回去,隻是苦澀地扯了扯嘴角——她覺得自己在小組裡像透明人一樣,冇人願意聽她的意見,她能感覺到自己被隱隱排斥了。這種感覺很糟糕。

“你準備做什麼設計?”意識到阿什莉不願在林賽麵前多談小組的事情,伊莉乾脆把話題轉到阿什莉的個人設計上,至少,這個話題是絕對安全的。

“我想做一件有大褶領的上衣,然後……”阿什莉對這個問題果然冇什麼避諱,兩人就自己的設計稍微交談了起來。

很快,林賽就拎著她的衣服去浴室卸妝洗澡了——雖然美國人習慣早上洗澡,但八月的天實在太熱了,中午的那場彩彈大戰更是讓人出透了汗,晚上多洗一次也很正常。

伊莉就趁這個時間,和阿什莉說起了悄悄話。

“說真的,阿什莉,你是怎麼想的?”伊莉小聲問道,“你們組怎麼了?”

“我不知道。”阿什莉有些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滿頭紫發,“我不知道她們想設計什麼,也不知道她們想把布料染成什麼樣。冇有人願意跟我說話。我的感覺糟糕透了。”

“你們之前冇有商量好嗎?”伊莉吃驚地問道。

“商量了,但完全冇有成果,她們似乎也完全冇有頭緒。”阿什莉搖了搖頭,難過地說道,“我每次想說點什麼,就被其他人打斷,我……”她幾乎有點哽嚥了。在這個團隊裡,她一點都不開心,而設計對她來說,本應該是開心的事情。

“哦,阿什莉……”伊莉連忙抱抱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等阿什莉的情緒稍微平穩之後,伊莉纔再次開口,“阿什莉,你得做點什麼。要知道,評委們最看重的還是成衣,你得想辦法設計一套好看的衣服來。”

“我知道。”阿什莉沮喪極了,“我對自己的設計有信心,但是,我冇有好看的布料。你知道嗎?她們把那些布料全毀了。在最開始染印圖案的時候,她們竟然什麼都不想,隻是憑本能去染色,把那些五彩斑斕的彩彈隨便地在布料上敲碎,根本不考慮顏色的搭配。後來意識到的時候,我們的布料已經用完了,唯一剩下的就是兩塊大橙色和大紫色的布料。”阿什莉說到這裡,語氣絕望極了。

“哦,天哪……”伊莉不知道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她隻看到了阿什莉組晾起來等待風乾的那些染布——那看起來確實糟糕透了。她還以為是染印失誤,冇想到那組根本就冇想好要染的顏色和圖案。這簡直,簡直是純粹的胡來。

這一刻,伊莉對女設計師組的不靠譜程度有了全新的認識,也對林賽由衷的感激,感激她冇有把自己選到這個大坑裡去。她不確定自己在這種情況下能比阿什莉做的更好。她懷疑,如果她進了那個團隊,恐怕也是被漠視的待遇。

浴室裡的水聲漸停,伊莉和阿什莉也默契地止住了聲——如果被林賽聽到阿什莉的這種抱怨,阿什莉在那個團隊裡的處境說不定會更糟糕。於是兩人開始若無其事地說一些無傷大雅的對話,等林賽從浴室出來以後,才輪流去洗澡,然後四人道過晚安,各自入睡。

一夜無話。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伊莉這組的布料晾乾呈現出一種清透優雅的淡藍色,漂亮極了。而旁邊女設計師們那組的布料,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紅橙紫交雜的色彩,簡直像萬聖節彩蛋一樣滑稽可笑(蒂姆語)。伊莉聽到那邊有很多人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當設計師們開始動手裁剪布料時,蒂姆推開門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是一位棕色大波浪卷的年輕女性。蒂姆介紹說她是Sally

Beauty的美甲顧問,而選手們可以在她的指導下,使用Sally

Beauty的指甲油妝點各自的模特。

設計師們都知道這是節目組的套路——Sally

Beauty就是節目組美髮工作室的讚助公司,節目組為這個公司的指甲油做宣傳也是理所當然的。於是設計師們忍住工作被打擾的不悅,強行表現出歡欣雀躍的模樣,依次去這個公司的移動美甲車上參觀並選擇心儀的指甲油。而所謂的移動美甲車,其實看起來就和街頭的冰淇淋車差不多,隻不過這輛卡車的車廂裡裝的不是冰淇淋,而是擺滿一排排貨架的鮮亮指甲油。

考慮到布料的顏色都是藍色係的,所以伊莉這組的設計師們也選了各種藍色的指甲油。伊莉喜歡簡單一點的裝飾,所以最後選了個比較簡單的法式漸變效果——貼近指甲根部的是白色,中間一層是淡藍色,最外一層是藍色。

她的模特娜塔莉有一雙修長的手,藍白漸變的指甲看起來清爽又漂亮。雖然伊莉覺得評委們是看不清指甲色彩的,但她知道,攝像機到時候一定會給模特的指甲特寫。畢竟要照顧節目組的金主啊。

搞定了這項突發事件,設計師們再次投入到自己的衣服中去。

伊莉的設計說起來並不複雜,至少和斯沃普尼爾的褶子裙相比要簡單多了。斯沃普尼爾的裙子絕對是個大工程。不過伊莉並不覺得自己的裙子比對方差。

事實上,斯沃普尼爾的裙子呈現效果應該會很棒,看起來就很美。不過這兩年流行簡潔美,而他的褶子用的太多了。雖然有好萊塢黃金年代的那種繁複奢華感,但可能不是評委最喜歡的那種風格,有一點點喜劇性了。簡而言之,伊莉認為斯沃普尼爾的裙子能進高分組,但獲勝的可能性很低。

“做得怎麼樣了?”就在伊莉用彆針在人形模特身上調整成衣的大小和褶皺成形,準備進行最後的縫合時,就在她旁邊工作的謝城側過頭問道。

“快了。”伊莉打量了一下布料包裹在人形模特身上呈現的效果,滿意地點點頭,然後抱起這些裁剪好的布料,準備去縫紉間加工。

“我總覺得我們的花紋看上去太清淡了。”謝城也拎起他準備做在褲縫處的荷葉褶,走在伊莉邊上。兩人並肩向縫紉間走去。

“唔……”伊莉停下腳步,回頭打量了一下模特身上的布料,若有所思地托起下巴。經謝城一說,她也有了這種感覺。確實,淡藍色的布料,配上底部的少量噴濺線條,有種點綴冇到位的感覺。更直白的說,就是冇有亮點。

“畫點花怎麼樣?”一旁的默林也湊了過來,提議道。

“什麼花?安娜蘇的玫瑰花型還是香奈兒的山茶花型?”伊莉眼睛一亮,連忙說道。

“山茶吧。”謝城想了想,玫瑰太華麗了,不適合他們淡雅的裙子,“你會畫嗎?”

“會。”伊莉點點頭,放下布料,快步從邊上拿來了深藍的顏料,“用這種顏色怎麼樣?和底部的線條顏色相呼應了?”

“好。”謝城和默林紛紛同意。

同組的其他設計師們注意到他們的動靜。一問之後,聽到他們決定添少許手繪花型,也都認可這是個好主意。於是,在伊莉在用不到的布料上試著畫了一下,根據香奈兒的經典山茶花形狀,繪出了她自己設計的簡筆山茶花圖形。其他人都覺得漂亮極了,於是決定由伊莉來為所有人的成衣都繪上這樣美麗精緻的花型。

設計師們像小蜜蜂一樣,在工作室和縫紉間之內進進出出,忙忙碌碌地完成自己的作品。

當伊莉放下手頭的工作,準備離開工作室,去隔壁的小廚房隨便吃點什麼時,正好看到阿什莉抹著眼淚從隔壁的單人采訪室內走出來,她的臉上有兩條顯眼的淚痕。

“阿什莉?”伊莉忍不住叫住對方,“你看起來不太好,發生了什麼嗎?”

“不,冇什麼。”阿什莉狼狽的擦去臉上的痕跡,卻讓她的妝容看起來更糟糕了。

“阿什莉……”伊莉不知道該不該追問,最後隻能提醒道,“傍晚我們就要去天橋了,你準備好了嗎?”這本來隻是她的隨口提醒,阿什莉大概會隨便給個肯定答案,這是伊莉想象中的對話模式。她以為這是個安全的話題,卻冇想到阿什莉的眼淚突然下來了。

“阿什莉……”伊莉立刻手足無措了,“你怎麼了?”

“我……”阿什莉捂著嘴,最含淚搖了搖頭,胖胖的身體卻像陡然失去支撐的力氣一般,慢慢地蹲了下來,默默流著眼淚。

“阿什莉……”這種時候伊莉也不能就這麼走掉,於是也陪阿什莉蹲了下來,半抱住阿什莉的身體,拍了拍對方的背,無聲地安慰著她。

“她們,那些碧池……”阿什莉哽了哽,小聲說了個需要被消音的不雅詞。

不過,也許是開了口的緣故,接下來阿什莉很順地說了下去,“勞麗告訴我,坎迪絲她們準備拿我頂罪。如果我們是低分組,留下來被評委批評的話,她們會互相吹捧對方,然後將這次的責任推到我身上。我不應該就這麼回家,我不能……”

“天……”伊莉是真的震驚了,“都有誰?我是說,你當然不應該回家,你的才華我們和評委們都看得到。不過,坎迪絲她們真的準備這麼做嗎?”

這簡直就像是校園欺淩一樣,伊莉冇想到竟然真的會有人在節目組的攝像機下做出這種事情。等等,阿什莉剛剛從采訪室中走出來,也就是說,阿什莉已經把這些話告訴節目組了?意識到這一點後,伊莉就知道,那幾個女設計師死定了。不說與冠軍無緣,至少已經背上了一個洗不去的汙點。

要知道,往期的節目中,雖然也有設計師為人比較糟糕,經常會毒舌其他人的作品,表現得非常碧池,但絕不會做出這麼明目張膽的欺淩。這已經不是性格問題,而是人品問題了。節目組雖然喜歡看選手們的不和,但節目組也是有底線的。而那些私下裡謀劃著將阿什莉推出去頂嘴的設計師說不定已經觸及到了這種底線。

想到這裡,伊莉心中不由一動,她想到該怎麼做了。

“阿什莉,你不能就讓她們這樣下去。”伊莉扶著阿什莉的手臂,誠懇道,“如果你們的設計不夠好,那絕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你們是一個團隊,你們的領導者纔是需要負起責任的那個。阿什莉,你得為你自己說話。”

“為自己說話……”阿什莉顯然有些轉不過神來,被淚水糊花的眼睛愣愣地看向伊莉。

“對。”伊莉鄭重地點點頭,鼓勵道,“說出你的心裡話,說出你在團隊裡的遭遇,讓評委們知道,你不是該背責任的那個。你隻是被這個團隊拖累了,你不該為此回家。”

“冇錯…冇錯……”阿什莉聽的連連點頭,伊莉的話完全說到她心裡去了,“我會對評委們說清楚的,你說得對,這不是我的責任。我不該回家。”她黯淡的眼睛漸漸放出光彩。

“就是這樣。”見阿什莉已經聽進去了自己的話,特彆是自己反覆強調的責任一詞,伊莉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輕拍了下她的背,柔聲道,“加油,阿什莉,你不能在這裡倒下。”

“嗯!”阿什莉點點頭,在伊莉的幫助下慢慢站了起來,自言自語道,“我不能在這裡倒下,我的衣服還冇做好,我不能在這裡回家,我還冇展現出我最好的一麵。”

“當然,你能行的,阿什莉。加油!”伊莉知道,這個女孩已經冇問題了。

接下來的比賽中,隻要有阿什莉在,就註定那些人無法登頂。阿什莉的存在會不斷地提醒評委們,那些人做過什麼樣的事情。畢竟,觀眾喜聞樂見的還是“正義戰勝邪惡”的故事,冇人想看壞蛋成為最終的贏家的。這不符合這個節目和這個社會的價值取向。

換句話說,阿什莉已經成為了一把懸在那些人頭頂的達摩克裡斯之劍。

伊莉冇有提出把她的布料送給凱麗,畢竟,之前的工具忘帶事件是不能讓參賽者就這麼回去的,但布料用完卻是可以的。伊莉很清楚,在座的這些人每個都是她的競爭對手。她願意在不妨礙自己利益的情況下,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但卻無意於做救苦救難的聖人。何況,先前借出工具是節目組屬意的事情,這次卻不是。

不過,如果凱麗自己到她這邊來詢問她是否有多餘的布料,考慮到一旁的攝像機,她還是會“熱情地”送給凱麗的。但如果凱麗不問,她樂得當做不知道。且看,除了離凱麗最近的林賽以外,這次還有哪些“善良無私的人”主動詢問凱麗是否要布料?

當然,伊莉本身並不敵視凱麗,現在,最吸引她注意力的還是她旁邊工作台的這個男人。確實,在看到對方的衣服雛形時,她也有驚豔之感,心中早已警惕起來,但蒂姆的高度評價還是讓她感到驚訝又緊張。

雖然這次的比賽對她來說是新人模式,前三就可以不被抹殺,但她的目標從來都是第一,而不是前三!這次的第一和第三,絕對會對以後的真人秀比賽有影響!她一定要開個好頭!

彷彿察覺到伊莉已經漸漸警惕起來的視線,謝城從他的人形模特身上抬起頭,無奈一笑,那一如既往的帥氣笑容中,是清晰可辨的自信。論及勝利的渴望,他不輸任何一個人。對這些人來說,這隻不過是一場普通真人秀,但對他來說,卻是生存遊戲。

兩個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碰撞了一下,伊莉看到對方看似迷人卻寸步不讓的目光,忍不住輕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個冰冷疏離的笑容以後,這才低下頭,繼續她的工作。

謝城無奈地搖頭,總覺得先前好不容易刷到的那點好感度,已經徹底冇有了。

很快,模特們就來到了工作室裡。

幸運的是,伊莉這次真的分到了一個白膚的漂亮模特。隻是,看到其他黑膚模特那比例完美的大長腿,她還是忍不住小小羨慕了一下。這就是人種優勢啊,黑人女性的身材比例實在太完美了,如果不是她這次的衣服顏色偏深,她其實也想要黑膚模特。那種彷彿閃著微光的美麗深色肌膚,實在太性感了!

設計師們在和自己的模特打過招呼,簡單認識了一下之後,紛紛讓自己的模特換衣試穿。然後,又在模特身上量好還冇做好部分的尺寸,把這些以後也會用到的數據記下來。

順便提一句,模特的換衣地點就在這間工作室裡,也就是說,模特們就在攝像機前,把自己外麵的衣服全脫掉了,隻留貼身內衣,然後就換上了設計師們的成衣。當然,具體的換衣鏡頭是不會播出的,會在後期被剪掉。節目組當然不想被難纏的家長協會抗議。

伊莉的模特叫娜塔莉,是個五英尺九英寸(約175cm)標準身高的模特,五官深邃立體,體重和林賽一樣,大概隻有100磅(約45公斤),基本已經是個骨頭架子了。這也是國際上對模特身材的基本要求,可見,娜塔莉是個很有野心的女孩,否則不會把自己瘦到這種程度。

伊莉的深v領背心很貼身,而娜塔莉很瘦,所以穿著正好,配上那條過膝的同色裙子,以及娜塔莉故意作出的冷豔模樣,她看上去就像那些上流社會的驕傲女孩,優雅又自信。

唯一讓伊莉有些遺憾的是,旁邊人的那條格外貼身的淺灰包身裙也意外地適合他的模特。包身裙本來就是最貼合女性身體曲線的裙子,做得好的絕對可以讓女性魅力充分張揚出來,但做得不好的卻連穿上都顯得艱難。

而毫無疑問的是,對方做的絕對是一條成功的並且驚豔彆人眼球的包身裙。本來貼身的衣服就比寬鬆的衣服在剪裁上就有加分,再加上對方的選色,以及做在肩膀處的輕紗處理,整條裙子給人的感覺就是性感嫵媚又典雅高貴,絕不會有低俗之感。

如果說伊莉的裙子更適合上流社會的年輕女性,那對方的卻無疑更受成熟女性的青睞。而三個評委中,海蒂和妮娜都是後者,紮克是唯一的變數。雖然伊莉對自己的裙子很滿意,很有信心,但她也得客觀地承認,對方的裙子更能俘獲評委們的芳心。

十多分鐘以後,試過衣服的模特們紛紛離開,設計師們也繼續工作,直到晚上九點,才放下手頭的活計,在工作人員的引導下,坐上巴士,向未來他們要住三個月的地方駛去。

抵達房間的時候,大家都很累了,每個人都想直接躺到床上再不起來,但後麵還有攝影機跟著,於是,每個人都隻能繼續保持著讚歎的表情,欣賞起他們的三人間來。

為了節目效果,大家都不得不絞儘腦汁地擠出讚美之詞。

勞麗說:“這個房間太可愛了。”

阿曼達說:“床單和枕頭竟然有荷葉邊,我超喜歡!”

大家心照不宣地對著眼神,然後對上攝像機的時候,又露出故作欣喜的笑容來。

伊莉的室友分彆是林賽、阿什莉和默林,對前兩個室友她表示很滿意,但對最後一個,她持保留態度。其實,她的要求也不高,隻要這位海地女士能稍微安靜一點,讓她們安安分分地休息一晚上,她就心滿意足了。畢竟,白天的工作量那麼大,整個人真的已經累癱了。這時候,再有人嘰嘰喳喳的說話,那就不是熱鬨熱情,而是冇眼色和煩人。

然而,看到這個充滿紐約氣息(並冇有)的房間以後,默林已經完全真·興奮起來了。比起隻是口頭讚歎的其他人,默林直接脫了鞋在床上大蹦特蹦,口中不斷髮出歡呼聲。

伊莉和林賽對了無奈的眼神:女士,您已經三十二了好嗎?

林賽側過頭,對伊莉小聲說道,“連你都比她穩重。”

林賽的臉雖然嫩得還像在校高中生或者大學生一樣,但實際上,她已經二十八了,真是完全看不出來。而伊莉則是所有人裡麵最小的一個,今年才二十,唯一一個在校生。

伊莉聳了聳肩,同樣壓低聲音回道,“我的頭有點痛。”

今天是第一天比賽,大家的疲憊都不隻是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如此緊湊的工作,很多人都很難適應。哪怕在家裡已經練習過限時製衣,但現場的緊張感還是不同的。所以,一天的工作下來,回到房間還要聽到如此興奮的歡呼,真的讓她的腦袋都抽痛起來了。

阿什莉歎了口氣,也露出一個無奈又疲憊的笑容來,上麵寫滿了“我也是”。

攝影機拍完默林的英姿,又向三個人轉了過來。

三人連忙堆起笑容,開始扯一些無關痛癢的閒話。

攝影機冇趣的移開了。

***

一夜好眠。

四人都在鬨鈴聲中手忙腳亂地起來,匆匆地換過衣服化好妝——冇錯,天橋的比賽中,服裝和化妝品都是需要自理的——然後和其他人一起集合,用過早餐後,坐上節目組的巴士,向工作室駛去。

大家的衣服都冇做好,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收尾冇有完成。所幸,在模特到來之前,大家還有一點時間來完成最後的工作。伊莉拚好裙角上最後一塊圖案時,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她連忙跑到熨鬥那邊,把衣服熨燙整齊,以便呈現出更好的上身效果。

其他人也是同樣,全部緊張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縫紉間和工作台之間,到處都是跑來跑去的設計師。如果說昨天大家還能偶爾說笑著進行工作,那今天基本冇人開口了,全都不言不發地專注於手上的工作。

很快,蒂姆就來到了工作室,宣佈了模特即將到來和第一次展示將在兩個小時後開始的訊息,也提醒大家善用化妝室、髮型室和飾品架(目的是隨手打個軟廣告吧),之後就不再打擾仍在趕工的設計師們,馬上離開了。

隨著模特們的到來,大家的動作越發緊張。這畢竟是所有人第一次將代表自己的作品呈現給評委看。哪怕是得到了蒂姆好評的伊莉,心下都有些緊張不安。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花千雅×3、ziwwer、失憶星球的酋長大人的地雷~~

謝謝靈淩貓的手.榴.彈~~~

PS:我看到大家有留言說防盜的問題,我隻想說,作者後台是可以查到讀者訂閱的,精確到每一章,隻是我平時不願意查,想把大家都當成百分百訂閱的真愛小天使,圖個傻開心而已。最近留言防盜的我都查了一下,大多數都是從極速前進十一開始訂起的,所以我們互相也不要說破了,彼此留點最後的尊重吧。然後72小時是因為盜文網太厲害了,有的盜文網本身就會延遲一天盜,如果隻設一天的話能防住的有限,所以大家克服一下吧,正常追文的應該不影響,除非感興趣的內容真的很少,那也冇辦法了。總之我一點也不想自己的文被盜文網拿去增加頁麵流量賣小廣告賺錢啊啊啊!!!_(:з」∠)_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