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走出將領府的那一刻,童林更是皺眉,此時的牧雲歌似乎毫無法力,整個人似乎被迷霧遮掩,讓他無法窺視,如此一幕,令童林亦是心驚,難道雲中王失敗了麼?

“雲中王,你?”

“不用猜了,等級不到,無法展現實力罷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牧雲歌微微一笑,示意童林莫要如此,看到童林手中之劍,倒是隱隱猜測此人是誰?怕是與自己還真是宿命相連,轉眼看向徐晃,亦是微微搖首,心中暗道一句:看來自己前九世,暗中所行的佈置,給自己留下很大的底蘊啊。

“走吧,咱們也該出去一下了。若不然,隻怕奉孝他們倒是要著急了。”

牧雲歌完轉身便走,此刻的他雖然表麵和煦,但是身上湧現出的氣勢,卻如同高高在上的神袛一般,無意之間給予徐晃與童林,壓力瞬間倍增。

兩人相視忘了一眼,也不知道牧雲歌這氣勢,為何有如此的轉變,隻能微微的搖首,快步的跟隨牧雲歌向前走去。

當眾人走到屯軍區之時,隻見一方傳送陣,已經出現在眾人的前方,牧雲歌回首衝著徐晃道:“此方靈兵,不能帶出九層妖塔,讓他們鎮守此地,等待我們的歸來吧。”

“喏,主公。”

聞聽這大秦兵種不能帶出外界,徐晃倒是心中露出不捨,看待這九層妖塔,就算不是消耗靈珠,這些兵種也無法帶出外界,從而增加本方的實力了。

徐晃轉身吩咐大秦各方兵種,把傳送陣圍個水泄不通之後,這才與牧雲歌、童林三人,一起傳送而出。

而就在牧雲歌出現秦皇陵地麵之上,一位道士打著哈氣,看著牧雲歌三人,頓時一愣緊接著便是狂喜。

“畜生,你終於出來了?哈哈,合該我斬殺了你,得到師尊的賞賜。”

“放肆。”

未等牧雲歌動手,一旁的童林直接出手,的一名道士,又怎能是童林的對手?未等這位猖狂的道士,拔出手中的長劍,童林手中的魔血劍,已經刺入對方的胸口,而且狠狠的一掌,已經擊碎了對方的丹田。

“你敢?”

死到臨頭,最後的一刻之間,這名道士似乎還冇明白,眼下到底是什麼形勢?便已經帶著後悔之意,閒散在這方空間之中。無知愚蠢之人,必然亦是如此之果。

“走吧,怕是我們的麻煩來了。”

雖然封印了自己的實力,但是憑藉眉心之中的妖瞳,牧雲歌也能感受到,不遠之處駐守大量的道士,甚至其中還有數位道尊。除去這些人之外,還有不少玩家在場,甚至在其中還能發現,一些現實之中世界的修士。

看來,這些人,都是衝著自己而來?冇想到自己前生,便是擁有敵人無數,今生得罪的人,更不在少數。莫不是真的應了古話:不遭人妒是庸才,不過自己是不是太遭妒忌了。牧雲歌帶著童林、徐晃二人,並未召喚出鶴翅虎駿,反而是慢步向前方走去。

而就在那道士死去之時,一人猛然怒睜雙眼,狠狠的道了一句:“豎子怎敢如此欺我?”

豁然之間,此人直奔前方縱躍,身後眾人茫然對視,急忙也靜靜跟隨,而玩家見到npc紛紛出動,也是緊隨其後,忙向前奔行而去。

通過望塵之術,徐晃已經斷定,前方不下數萬人湧來,心中頓時一緊,剛要開口話,卻被牧雲歌一臉平靜,帶著一絲冷笑的麵孔。顯然自己這位主公,早已知曉此事,甚至敵人的數量,也是清楚的知曉?

“準備一戰吧?既然已經為敵,那麼……”

牧雲歌帶著冷笑,繼續的開口道:“殺。”

濃濃的弑殺之氣,迅速環繞在兩人的心頭,這種氣勢如同帝王一怒,流血千裡的弑殺之氣,令徐晃微微皺眉,也讓童林微微變色。

同時兩人也是暗自準備,心中更是暗道一句:怕是這位主真的怒了,難道是在這九層妖塔之中,受到了魔氣的侵蝕?而從而影響了這位主的脾氣?

不過莫牧雲歌,單是兩人一出九層妖塔之外,便遭到那道士的一句:畜生,早已令他們肝火大動,而牧雲歌如此之舉,更是令兩人眼睛一亮,直接抽出斧、劍,準備與來敵一戰。

‘好膽,果然是一方王侯?的異人,竟然敢如此猖獗,真是把吾等不放在眼中。’

就在牧雲歌殺字剛落,一道聲音已經遠遠的傳來,一位滿頭白髮的老翁,已經駕臨在牧雲歌前方。

“你是誰?”

見到對方鼓動道域,已經狠狠的向本方衝擊而來,童林直接施展自己的道域,直接與對方的道域相撞,見到兩人平分秋色之後,童林這才微微啟口道出。

“我,洛陽神人嶽龍,你是何人?出自何門?出自何派?”雖然對方的道域,冇有氣運加註,但是對方的實力,卻隻差自己一絲,故此嶽龍也不敢視對方,再見對方的年紀,更是心中驚詫,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我,雲中王身邊一衛而已,你是要與雲中王為敵?”

童林靜悄悄的站在牧雲歌下手,如此恭敬之態,頓時令嶽龍看向牧雲歌,冇想到此人便是那位雲中王,而且能得到還虛之境的道尊相助,這人究竟有何氣運?難不成是神承者之一?

想到剛剛不久,各位師尊人物,已經定下的規矩,嶽龍也不敢輕易妄為,心翼翼的打量著牧雲歌,想從對方的身上窺視實力如何?不過那如同迷霧般的遮掩,令嶽龍也是一愣?根本看不出對方的深淺來。

“你是神承者?”

“不是,也算是。”

“這是什麼屁話?何界支援於你?我乃是冥界……”

“管我屁事?要戰便戰,休要些屁話。”

牧雲歌見到對方如此狂妄,仍然以自高一等的身份居之,而且欲要以冥界壓迫自己?想道自己的前生,冥鬼二族還未分出彼此,怕是在自己酆都鬼帝死去之後,這冥鬼才如此區分。

而且原本應該是三皇所處的人皇界,已經被這冥族所占,此中必定是生出其他變故,難逃那些諸神之手。

“你,這是不要命了?”

“休要囉嗦,不打就滾。”

牧雲歌已經為之大怒,見到牧雲歌如此變色,身邊的童林嚥下口水,手中一揮,魔血劍頓時出手,化為一條血龍直奔那嶽龍而去。

見到對方手中的魔器,乃是品魔道器,嶽龍頓時心中驚詫,想到自己此時的鎮域之器,隻是一把黃品道器而已,怎能與對方這鎮域之器可比。

想到對方實力與自己相差無幾,再有這柄品魔到器相助,實力定是無法可敵,嶽龍急忙轉身離去,口中再次呼喝道:“魔族,我記下了。哼,莫不是以為你們斬殺了,我冥族的神承候選者,便可以無視我冥族,你們等著冥族的報複吧?”

見到對方逃命離去,童林雖然欲要追趕,但是已經是來不及了,另外他此時也不敢輕易離去,怕是還有其他人,威脅到雲中王的性命。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