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轉頭看向隱青淵,問他這件事情我們能不能看?

隱青淵見我慫包,於是便對我笑了一下,問我道:“怎麼?你怕了?”

聽到我說怕,馬女士趕緊的轉頭看向我們。

“之前我就和薇薇妹子說了我們家的情況,薇薇妹子答應的很爽快的。”

“你們是薇薇妹子介紹來的,我相信你們實力一定也不差,要是你們不救我們的話,我們全家就真的都要死了!”

這謝薇薇也太膨脹了吧!

她在bj呆了這麼久,難道就不知道北方方有五仙,狐黃白柳黑這五種動物仙家嗎?

這五種仙家分彆是狐狸、黃鼠狼、蛇,刺蝟和老鼠,其中以黃鼠狼最為難纏也是最難對付。

我們是蠱師,一般不和這種動物結仇的。

謝薇薇接這單子,不是自己往火坑裡跳嗎?

可是現在來都來了,加上這馬女士家如果冇人為他們家解難的話,她們一家確實得死。

冇辦法,我回答隱青淵說:“我們先過去看看吧,到時候再說吧。”

聽到我說這話,馬女士這才稍微的把心放下去了些,繼續帶我們回她婆家。

當車子開到一片臥在廣闊田野的小屯子裡,馬女士帶我們下車,來到了一處帶著竹籬笆的小院子裡。

一箇中年女人聽到外麵有人說話的聲音,趕緊的從屋子裡衝出來,對著馬女士喊道:

“大媳婦,你可算是回來了,這老婆子屎啊尿啊的全都拉在褲兜裡,你這要不給我加錢,我就不乾了!”

馬女士聽到這,有點尷尬,然後又轉頭看向我。

“王仙姑,求求你了,我婆婆真是個好人,求求救救我家吧。”

我進屋看了看老奶奶。

隻見老奶奶坐在炕上,看見有人來了,嘿嘿的傻笑。

“嘿嘿,你們快滾,黃大仙說了,誰敢管黃家的事,就讓誰死不超生!”

“你們快滾,你們快滾!”

老奶奶不斷的朝著老天爺翻著眼珠子,對著我們滿口的臟話。

我看著老奶奶對我們這張牙舞爪的模樣,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隱青淵向著這老奶奶走過去。

老奶奶看見隱青淵靠近她,嚇得慌忙的就往床上滾。

“彆過來,彆過來,過來我就去找黃大仙,來收拾你們!”

隻見隱青淵根本就不管老奶奶說什麼,隨手找了根繩子,將老奶奶捆在了炕上,再對著老太太說:

“去叫你們黃大仙過來,就說我主人想會會它們,到時候誰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呢。”

說罷,再轉伸手在老太太的額頭上一點,老太太就昏睡過去了。

隱青淵做完這些後,轉身看向馬女士,對她道:

“我已經讓占據在這老人家身體裡的黃鼠狼去報信,今晚它們應該就會帶著大部隊過來火拚。”

“你們這屯子裡有多少人?如果不希望他們也受到牽連的話,你最好是去通知她們,今晚全都不要待在屯子裡。”

好傢夥,給馬女士一家看事,整個屯子的人今晚都要搬走。

那些黃鼠狼到底是有多大的架勢過來?

讓整個屯子裡的人今晚連夜走,確實是有些困難。

但是馬女士看了一眼躺在炕上昏過去的婆婆,實在是也冇辦法了。

於是就答應了隱青淵提的這個要求。

夜幕降臨,整個屯子走的隻剩下我和隱青淵。

我看著遠處的那昏昏暮色,問隱青淵說:

“那些黃鼠狼什麼時候來?”

“不僅我們忌憚他們,他們也忌憚我們。”

隱青淵躺在馬女士幫我們剛收拾好的炕上,對我招了下手,要我過去和他一起躺著。

我躺進隱青淵的懷裡後,隱青淵再次對我說道:

“我猜他們也是第一次和蠱師對手,應該會派人過來望望風。”

“不過我們今天來這的目的,就是將他們趕儘殺絕,這樣才能保馬女士一家的性命。”

“難道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我問隱青淵:

“我們可以和他們談談,如果他們願意就此罷休,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吧。”

隱青淵抬眼笑看著我,伸手往我鼻梁上颳了一下。

“你怕我打不過他們?”

我確實有點怕隱青淵打不過這些黃大仙。

隻是以前隱青淵看事都是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現在怎麼一反常態?

“不用擔心這麼多,都交給我就好了。”

“可是……。”

我的話還冇說完,隱青淵忽然用手抬起我的臉,向我唇上吻了一下。

隨即立即翻身向我覆蓋而來。

我伸手想推開隱青淵,這種時候不太好吧,萬一中途那些黃鼠狼來了怎麼辦?

而且還是在彆人的家裡。

但是隱青淵唇角微抿,對我淺淺一笑:“我要讓你永遠記得我。”

說罷,再次將我抱坐在了他的身上。

此時隱青淵臉色蒼白,但是那雙幽邃的眼眸裡,全是慾念。

一張看起來人畜無害的臉上,此時渾身卻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我也不知道是不忍心拒絕他,還是被隱青淵蠱惑,儘管此時我心裡並不想和他在這個時候產生關係。

但是隨著一條冰冷的蛇尾向著我的腿上纏繞上來的時候,我終於奔潰,與隱青淵一起淪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隻覺得我渾身都是汗,雙腿被蛇尾纏繞的半點都不能動彈。

並且腦袋還有些發昏。

這時,一陣若隱若現的聲音,從我耳邊傳了過來。

“兄弟們你們看,那個蠱師竟然和一條蛇在睡覺。”

“真是臭不要臉!”

“會遭天譴吧?是這個世界上冇有男人了嗎?”

“好噁心哦!真是丟儘了她們人的臉!”

“好神奇啊,把我們其他的兄弟姐妹叫過來看看吧!”

……。

隨著窗外傳來一陣陣罵我的聲音,我想轉頭看看是不是那些黃鼠狼來了。

可是就當我想轉頭的時候,隱青淵立馬又掰回了我的腦袋,讓我和他繼續。

隱青淵一點都不在乎窗外那些聲音,並且就像是故意讓他們看到我們的行為那般。

但是外麵罵我的聲音越來越多,我終於承受不住了。

伸手推開隱青淵,一條大蛇從我身上滾落下來,而外麵的窗戶上,則趴著一隻隻隻有乒乓球大,密密麻麻的黃鼠狼的頭!

“她們完事了!”

一隻黃鼠狼喊著,頓時,所有的黃鼠狼從窗戶上跳了下去。

我趕緊打開大門向著外麵看過去,藉著天上的月光,我看見我們院子裡,滿滿一院子,蹲著的坐著的,滿滿一院子土黃色的黃鼠狼。

一個大概有八十來歲的老頭,長得尖嘴猴腮的,拄著根柺杖從院子外麵進來。

一看到我就問:“你就是這家人請來的高人?”

“那你就是害這家人的黃大仙?”我問這老頭。

隱青淵此時化成條大蛇,跟在我的身邊,虎視眈眈的注視著院子裡的黃鼠狼。

“正是。但是我勸你,他們家的事情,你少管。”

黃大仙威脅我:“要不然,我就把你身為一個蠱師,卻和自己的蠱苟合在一起的醜事,昭告全天下。”

一陣冷笑,從我們身後的大蛇口中發出:

“那就要看你們有冇有這個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