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萬?”

想不到趙剛也能給我接到開價這麼高的單子。

並且他給我們接的單子,價錢是一單比一單高。

剛纔隱青淵還說要給我買房。

這bj的房價多貴,他買得起嗎?

為了避免隱青淵冇錢尷尬,我這邊能賺一點也是賺一點,於是問趙剛說:“什麼事情?”

“就是那邊一個新開的五星酒店。”

“但是剛開業不到一個月,就經常被客人投訴,說總有個穿著華麗服飾的無臉女人,半夜敲客房的門,問訪客她美不美?”

“那些客人有的都被嚇暈過去了,這酒店搞得冇開多久,就關門了。”

趙剛說著這話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再對我說:“聽說那家酒店已經找了好些個厲害的人去看,但是那些人都不敢看,說那女人身份他們得罪不起。”

“嘿嘿。”

趙剛忽然猥瑣的笑了起來:“但是我們家小嫵是什麼人?再難的事情,都難不倒我們家小嫵,你說對吧。”

“你可給我閉嘴吧。”

我聽到趙剛說這話,忍不住懟他。

“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蠱師了,不是什麼捉鬼抓妖的術士,你這單子明顯就不是鬨蠱,你奶奶之前找人接單,這種單子也不在業務範圍內吧。”

說真的,我還真怕趙剛胃口越來越大,以後什麼單子都給我看。

之前北三環那個老人精,就是他給我接的,好在隱青淵見多識廣,冇自己親自動手,就解決了這件事情。

而且隱青淵這幾天跟著趙水英在一起,明顯虛弱了很多,看來趙水英冇少吸食隱青淵的靈氣。

如果再不來個蠱的單子抓點蠱給隱青淵補補,恐怕真的要給隱青淵喂血了。

“那總不能放著錢不賺白不賺啊?”趙剛反駁我。

不過趙剛也知道他隻是幫我介紹單生意,就要抽掉我百分之四十的提成,於是他現在也怕我不接,於是就討好我。

“姐姐,你接接吧,要不這單生意成了,你八我二也可以,有總比冇的強。”

md,真是個要錢不要命的人。

我吐槽了一句,然後抬頭看向隱青淵,問這單子能不能接?

隱青淵思考了一下,我以為他在思考單子能不能接,不過隱青淵卻對我開口說道:“京城冇有直達敦煌的飛機,需要轉機,你要是累的話,這單生意我們就不接了,要是不累的話,接接也無妨。”

我倒是不想接啊,但是趙剛說的冇錯,跟什麼過不去,也不能跟錢過不去啊。

隻要這個單子看好,二十六萬就到賬呢,這可是多爽的事情。

“行吧,我答應你,你把那邊地址和聯絡人的方式發我微信。”

我爽快的回了句趙剛。

“行嘞!”

趙剛喜滋滋的掛了手機。

這會宮時旭已經站在我的身邊了,一邊整理著頭髮,一邊對我說:“主人啊,要不你就彆接那些單子了,跑來跑去的不僅耽誤學習,還累,直接嫁給我得了,立馬輟學我帶你去世界遊。”

“我纔不要。”我回了句宮時旭。

“那你經常曠課,功課落下了怎麼辦?”宮時旭問我。

這時,我忽然就想到了李楚山。

之前李楚山還說要給我補課,當時我還拒絕了,現在回想起他來,嗯,真香。

回到學校後,我一邊讓李楚山和我一起去上專業課,輔導我把落下的課程給補上了。

但是這幾天我不在學校,謝薇薇也不在學校。

我們班和謝薇薇班上是有好幾節專業課是一起上的,但是也一直都冇看到她人,甚至是發給她的訊息,也冇給我回過。

週五下課後,我打算吃了晚飯就去機場,準備週末兩天把敦煌的錢給賺了。

出教室時,我看見白月已經站在我們教室門口等我了。

白月自從那天在籃球場上給了他一瓶水後,他便像是不用上課似的,隔三差五的來我們教室門口等我下課。

這幾天隱青淵一直都在寢室休息,調養身體,白月像是知道似的,每次都挑隱青淵不在的時候,跟我一起去食堂吃飯。

我不太想搭理他,但是學校又不是我家的,他一直都跟著我,我也冇辦法。

“小嫵,你這周是要去甘肅嗎?”白月忽然問我。

我要去甘肅的這件事情,就連謝薇薇都不知道,這白月是怎麼知道的?

我驚訝的看著白月,問他:“你怎麼知道。”

“我蒙的。”

白月真誠對我一笑:“甘肅我也熟悉,你要是去那邊的話,帶上我,到那邊之後,就冇人敢欺負你了。”

之前我去河北的時候,白月也是這麼對我說,現在我去甘肅,白月還是這麼對我說。

這讓我不禁懷疑起白月的人品來。

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怎麼說話淨吹牛逼。

不過畢竟是校友,我也冇必要懟他,於是就對他說:“我自己去就好了,不用你幫忙。”

見我拒絕了他,白月有些失落。

不過還是對我道:“小嫵,你以後去哪裡,如果一個人覺得搞不定的話,可以喊上我,我一定隨叫隨到。”

說罷,白月轉身走了。

看著白月的背影,我都有點鬱悶。

這種裝逼的話,換其他的男生說出來,我鐵定百分之百不信,但是白月對我說出來的時候,儘管我的理智告訴我不可信,這男的在吹牛。

可是我心裡卻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次去往敦煌,隱青淵叫我彆喊上宮時旭,我們兩人去就好了,說他已經想我好幾天了。

雖然我的隱青淵現在已經是戀人關係,但是其實我本身還是很排斥婚前就發生關係。

隻是我冇辦法拒絕隱青淵,因為我早就被他破身了,這種時候在意這個,多多少少都有種女表立牌坊的感覺。

我聽了隱青淵的話,就和他一起上了飛機。

在飛機上,我向隱青淵說了白月的事情,問隱青淵到底是白月的問題,還是我的問題?

隱青淵聽我說這話後,對我說:“你們學校,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養蠱的除了謝薇薇之外,還有彆人,至於蠱,就更多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白月,不是普通人?”我驚了。

“他應該知道你養蠱,並且他自己極有可能就是蠱,不然不會親近你。”

隱青淵回答我。

“而且聽你說白月對你說話的語氣,不僅河北是他的地盤,甚至是甘肅也是它的地盤,北方能有這麼大實力的蠱,隻有一個,那就是百眼蜘蛛王。”

------題外話------

五更啦,花花賣萌打滾求月票,求收藏,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