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昆纔沒訂什麼飯店,衚衕裡的飯店,最出名的當然是梁家的‘衚衕裡大飯店’,在漠北還有冇有第二家叫這個名字的,味道也同樣地道的就不知道了。

走到哪裡都帶著銅山和鐵山,必然會引來過多的注目。

林昆乾脆給兩人放了假,讓兩人回月湖山莊享受去了。

林昆從辦公室裡出來,就準備自己開車去飯店,梁鴻昌突然來了這一出,今天晚上肯定是要談談的。

整個漠北的官場,就像是一塊堅硬的鋼鐵,可再堅固的鋼鐵,也總會找到一絲破綻吧,梁鴻昌?

“領導好!”

迎麵,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擋住了林昆的路,挺直地腰桿兒,臉上掛著恭維的笑,看起來很憨直。

“領導,我是您的司機曹剛,很抱歉,今天上午家裡頭有事,我來晚了,希望領導不要責罰。”曹剛滿臉的歉意。

“哦?”

林昆打量了曹剛一眼,笑著說:“沒關係,我自己開車就好,你要是家裡有事,繼續回去忙吧。”

“不,領導,我家裡的事已經忙完了,不需要回去。”曹剛急忙道。

領導都是配有專職司機的,林昆的身邊還真是一直都冇有,突然冒出來這麼一個曹剛,肯定不會是冇有來頭的,就好像張琴一樣,也是邛白安排來的?

這是要全方位地監視,他的一切行蹤啊。

似乎看出了林昆的懷疑,曹剛繼續一臉懇切地道:“領導,求您一定要原諒我,我得來這份兒工作不容易,家裡頭母弱妻病,孩子剛讀初中,您要是不原諒我,我會被立馬開除的,彆看我的個子高,身體挺強壯的,我的腰上有老傷,冇了這份兒工作,再想找其他的工作,肯定不好找……”

曹剛也不顧這走廊裡有彆人,把後背轉向了林昆,撩開了掖在腰帶下的襯衫,在後腰偏左的位置上有一塊很瘮人的大疤。

林昆笑著將車鑰匙拋了過去,“走吧。”當先從曹剛的身邊走過去。

曹剛臉上微微一愣,馬上跟了上來,滿臉的感激,“謝謝領導!”

作為這一方的大領導,配車有,司機也有,秘書也有,司機不止一個,目前隻冒出一個曹剛,秘書也不光張琴一個,這些人的正常職責是負責領導的工作以及出行,但林昆身邊的這兩位可說不好。

黑色的轎車停在樓下,這輛車掛著‘漠X0001’的特殊牌照,一個窈窕撐著傘的身影站在車旁。

天空無雨,太陽也不是那麼毒,臨近傍晚隻剩餘溫。

美女總是矯情,要不是工作需要注意形象,張琴早把她的名牌墨鏡戴上了,能被少曬到一點是一點兒。

林昆從辦公大樓裡走出來,他是稍微提前離開,但還是碰到了好幾個同樣提前離開的各部司長,大家對他這位一號大領導,有的選擇視而不見,就彷彿透明一樣,有的象征性的點頭打招呼。

點頭打招呼,這不應該是上級對下級的招呼方式麼?

看到了車邊站著的張琴,林昆不用想也明白了,他這是要被徹底地監視了,索性既來之則安之,他也冇說什麼,直接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張琴也跟著坐進來,林昆坐在後排的司機後麵,張琴坐在另一邊。

曹剛本來是要替林昆開車門的,但不知道想著什麼,走了一下神兒,這會兒他趕緊拉開車門準備坐進來發動車子。

“等等!”

林昆回過頭衝張琴道:“張秘書,你下去。”

張琴來陪林昆,本來就不太情願,本來已經和徐俊約好了,晚上一起去新開的店吃菜,然後去看新上映的電影,可馬上就要下班的時候,邛領導來電。

她不得已而跟著林昆,現在林昆就衝她一臉嚴肅,她的眉宇間閃過了一抹不快,但很快掩飾掉,笑著對林昆說:“領導,我們這做頭號秘書的,是有義務陪您一起回家的,一來這路上可以照料領導,而來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向領導您彙報工作。”

略微清了一下嗓音,張琴繼續道:“領導您以前不是在地方上工作的,有些事情還不太熟悉,這些都是要慢慢來適應的,也好更高效地投入工作呀,咱們漠北近三千萬的百姓,這一切的生活安危,可都在領導您的肩上呢。”

林昆笑著說:“張秘書,你誤會了,我是讓你坐在副駕座上,這後排的座位,不是給你留的吧。”

林昆過去雖然冇在地方上當過領導,但一些規矩還是知道的,領導的後排除了領導之外,多數時候都是空著的,下級同行乘車,應該坐在副駕座上,有工作要彙報,也得是側過身轉過頭來彙報。

這是一種潛移默化的規矩,彰顯領導身份的同事,也提醒著下屬明確自己的位置。

張琴臉上略有尷尬,心中極其不滿,但還是下車了。

車子發動了,曹剛剛準備駕車離開,林昆道:“曹剛,先彆急著走,去把對麵那輛車的車牌拆下來。”

曹剛循著林昆指的方向看去,那兒停著一輛麪包車,那是市政大樓食堂裡的買菜車,正常應該停在大樓後麵,不知道這司機怎麼想的,給停在前麵來了。

問題是這輛麪包車外表臟兮兮的,很影響市政的形象。

“領導,這車是咱們大院的,是食堂的……”曹剛開口解釋,開這車的那司機是他的同鄉。

“去拆下來。”林昆道。

“哦……”

曹剛見林昆執意,隻好下了車,從後備箱裡拿出了工具,蹲在了麪包車的屁股後麵,吱嘎吱嘎地拆了起來。

前後的兩個牌子都拆下來了,曹剛走了回來,實在有些搞不懂,領導這是要乾什麼,就算這車影響了市政形象,也不至於拆人家的車牌子吧,這算什麼懲罰?

林昆笑著道:“拆車牌子挺麻利的,按車牌子會麼?”(二一)

“這……會!”

曹剛的臉上苦笑,心說這領導不是折騰人麼,拆了再按上,按上了是不是又要拆下來?說完,轉過身就要回去按車牌子。

“把咱們這車的牌子拆下來,把你手裡的裝上去。”林昆指著曹剛手裡的車牌子道。

曹剛臉上馬上一愣,明白過來了,領導這是想要低調啊。

拆下來的‘0001’牌子,放到了後備箱裡,林昆又讓張琴給食堂負責人打個電話,給那麪包車重新補個牌照。

張琴照辦,食堂的負責人聽說車牌子被拆了,本來還挺有怨言的,可一聽是大領導讓拆的,立馬連連答應。

曹剛開車很穩,轎車的確是豪車,價格百萬左右,但再好的車,如果駕駛人的技術不好,還是會顛簸的。

林昆坐在車裡,這一路上感覺就像是坐在船裡一樣。(六四)

到了衚衕口大飯店,飯店前麵的停車場上,已經停滿了車,曹剛在衚衕的裡麵找到了一個停車位。

曹剛停好車,趕緊繞過來給林昆打開車,並把手掌貼在上麵的車框上。

張琴一看眼前的衚衕口大飯店,心裡頭馬上明白,邛領導為什麼突然安排她下班以後跟著林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