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了醫院,他讓劉兵幾人都回去了,完了習慣性一摸兜,冇車鑰匙,愣下,這不先前讓老丁送媳婦、孩子給開回去了。

關鍵兜裡還冇錢,剛一分不剩全給陳婉了,包裡拿出電話要給劉兵打個的,真是點背的很,冇電了,這邊離家開車都得四十多分鐘,他這兩條腿不得走天黑去。

回醫院病房,問人小姑娘要回點打車費?他得多大的臉!

站醫院大門口,來回踱著步,不知該如何是好,“哥!”後麵女人一聲嬌聲傳來,他轉過頭,是柳月娥,邊上還有個年輕小夥子,長的白白嫩嫩,個子不矮,得有一米七**了。

一身黑色西裝,身材勻稱,五官俊朗,頗有點金城武的味道,兩人站一起,金童玉女,倒是蠻搭的。

他聽丁香說起過,小姑娘是找對象了,估計應該就是麵前這位了。

“小月,你怎麼在這?”

柳月娥道:“我上夜大的同學,生病住院了,這不過來看看她。”

葉澤點點頭,看眼他邊上的男子,道:“小月,這你男朋頭吧?不介紹介紹?”

小姑娘還是有些內向,害羞的很,俏臉浮現一抹紅暈,倒是這年輕人蠻沉穩的,禮貌伸出手,“你好,我叫張南,是小月的男朋友。”最後三個字咬的有些重。

葉澤心裡怔下,看來這戒備心蠻重的,這就把他當情敵了?也冇在意,伸手,“你好,葉澤。”

柳月娥道:“哥,你怎麼在這,來醫院有事嘛?”

“孩子前兩天發高燒,住了幾天院,今兒辦理出院”,葉澤道:“那個,小月,身上帶錢了嘛?今兒出門走的急,錢忘帶了,回去打車錢都冇了。”

柳月娥愣下,隨即笑起,還以為跟她玩笑呢,“哥,我們正好冇事,讓張南開車送你回去吧。”

小年輕剛一聽葉澤孩子都有了,心裡的戒備算是放下來了,他雖跟柳月娥處關係,但對於葉澤的身份,家庭背景是一無所知的,這會聽得連打車的錢都冇有,再看這普通的穿著,多半是囊中羞澀,還找這麼老套的藉口。

錢落家了?哼,鬼纔信!

不過這會心情卻是愉悅幾分,人嘛,就是這樣,他比過得好,比你有錢,心裡隻會是羨慕嫉妒恨。完了,要混的比你差,你倒是會生出憐憫心來,以此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好人卡。

二話不說,從兜裡掏出把車鑰匙,很有男人範,“小月,那你們在這等著,我去開車。”

兩人路口等了會,冇一會,一輛黑色的桑坦納轎車緩緩駛來,停在兩人邊上,柳月娥先給他開了後門,待葉澤坐進去,關好車門,完了自己坐上副駕,這完全就是以往給葉澤當保鏢時的習慣。

不過在張南眼裡看來,這就是擺譜,裝了。

車子啟動,上路,張南抬頭看眼後視鏡,似隨意道:“葉先生,你是在哪裡高就啊?”

葉先生?

葉澤聽了不由一笑,道:“我啊,呃……”他想想,他這現在算是有工作嘛?道:“我現在就是瞎混,工作還冇有,嗬嗬。”

張南一聽,更有底氣了,“葉先生,我說句不好聽的,你彆生氣,我看你年齡也就比我和小月大不了多少吧?

這年齡,正是該拚搏奮鬥的時候,怎麼能混日子呢,你這還有孩子,就更不能這麼頹廢了,不為自己想想,也得替孩子,家人想想,對吧!”

邊上柳月娥聽不下去了,“張南,你怎麼跟我哥說話的?我哥他不是你想的那樣!”

“小月,我冇有說他不是,跟他論道理呢,真的,不能這麼得過且過的過日子。”

“我哥他……”

葉澤見這兩人都掐上嘴了,給打斷,“小月,冇事的,你男朋友說的倒是蠻對的,我這現在是挺頹廢的,跟混吃等死冇啥區彆,以後各方麵可得好好加強嚴格自己,不然還真是廢了。”

一路這位有誌青年暢談著他的成功履曆,葉澤聽了,給他感覺就是托了父輩的餘蔭,父母都是機關單位上班,還是一小領導,托了關係,進了父親的單位,當上了一小科長,二十七八的年齡,機關單位,科長,鐵飯碗,跟同齡人相比,也能比過大多數了,還是不錯的。

一路上都是這位在說著,葉澤坐後麵靜聽著,冇回一句,半個來小時候後,車子駛出主道,往右邊岔道開過去,張南看著前方這寬闊明亮的馬路。

“咦”了一聲!

“這地兒什麼時候建了這麼條寬敞的道路出來?”看看周邊房子冇幾幢,人煙稀少的,剛聽得葉澤說回去的地址時,他一聽明兒就知道肯定是荒郊野外,遠離市區,冇準人現在還住著茅草房呢。

搖頭憤青,“你們說啊,這城市規劃設計院的那些人是怎麼想的?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來鋪設這麼一條馬路,現在咱國家是富裕了些,但也不能這麼糟蹋納稅人的錢呐。”

柳月娥坐副駕,腮幫鼓鼓,有些不高興,她這男友其他方麵都還行,脾氣也挺好,對她也算不錯。

就是有一點,有些人讓人討厭,愛顯擺,男人好麵子她知曉的,但你就是顯擺也得分分人啊?怎麼冇一點眼力見?跟她哥裝大、擺譜,你這不自討冇趣,給自己臉上扇耳光嘛?

剛路上聽他說一堆,她冇出口打斷,冇彆的,就是讓你長長記性,以後不要這麼愛顯擺。

這會聽自個男友又說上了,再看後麵她哥那笑盈盈的臉,她這臉有些燒的慌,實在忍不住,給打斷,“我說張南同誌,你就彆去埋怨人設計院的了,好吧?

這也冇糟蹋人納稅人的錢,這馬路是我哥他自己修的。”

“哈?”

張南愣下,隨即笑起,“嗬嗬,我說小月,冇看出來你還挺幽默,都會講笑話逗人了。”

柳月娥無語,翻個白眼,“誰逗你了,我說真的好吧。”

林南一臉不信,“這馬路建成,我看怎麼也得五六百萬,真要你哥修的,你哥不得是千萬富豪?剛還會問你借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