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當真奇妙,周圍的還有一些積灰隆成的小丘陵,甚至還長有一些類似於椰子樹,鬆樹一樣的迷你植被!這些植被都有巴掌高矮,卻栩栩如生!周圍一些細小的水灣兒好像河流一樣繞著這些丘陵延伸,簡直就是一片縮小了無數倍的大陸版圖一樣。

身後的眾人也都冇見過這樣的奇景,全都跟在老周身後左顧右盼。似乎也都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震撼。

說實在的,以前大家對這些菌類冇什麼好感,感覺這種東西非常噁心,現在看來,眾人不管是誰必須承認自己的見識太粗陋,什麼東西都有美的一麵,就在大家陶醉其中心情有些許放鬆的時候,老周的肩膀突然被身後的鐵河按住,他愣了一下,正想問他乾什麼,他捂住了老周的嘴巴示意他往前看!

接著,大家就不由自主關掉了手電,看到了一副令人永生難忘的奇景!

關手電這個動作觸動了神經敏感的野狼。

他走在後麵低聲道:“怎麼回事......”

這話剛出口一半,饒是他這種孤膽兵王,也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撼。

接著,後麵的人也陸續關掉手電。

隨著手電的光線徹底熄滅,眾人周圍一下陷入到了一股迷濛的境地之中,彷彿置身於一片令人震撼的神秘畫卷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長期在地底世界視力已經習慣了黑暗的原因,周圍的空間似乎隨著大家屏住呼吸開始漸漸明亮了起來!

周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層光暈,更讓人震撼的是,遠處天空之中那些影影綽綽深入祭塔深處的青銅鎖鏈之上的孔洞,開始折射下一種淡淡的,似有似無的清明微光!感覺就好像是透過雲層折射下來的耶穌光一樣震撼。

無數的蜉蝣開始在空氣中顯現,在迷濛的空間之中自在的遨遊!那半透明的身體,在微光的照耀下,顯現出猶如蜻蜓一般空靈的翅膀,七八個翅膀以一種波浪式的扇動方法,輕輕拍打空氣,彷彿它們不是在空氣中飛翔,而是在水麵上浮動一樣。

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樣的生態難道是大自然的巧合嗎?

大家明明是在地下,為什麼那些孔洞會發出這樣的微光,這迷你的生態,難道就是古人說的小千世界嗎?!

冰雷古國,翻譯過來是神之國,本身就帶有仙境之意,眼前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除了仙境二字,眾人的大腦實在想不出第二個詞語來形容。

遠處鐵鏈的排列十分有規律,上麵綿延的孔洞之中照出的微光層疊在一起,看的讓人有些眩目。

老周這時候已經有些癡了:

“這種神秘的微生物發光現象,可能並不是偶然,現在我們所在的祭塔下麵,溫度大概在十八度左右,是明亮發光桿菌,蟲熒光素酶,磷光弧菌等菌體最喜愛的生存環境,發光現象應該是一種酶促氧化反應。”

老周說的學術名詞太過深奧,龍域眾人也不想去懂,大家隻感覺置身在這種仙境之中十分的美麗,情不自禁伸出手,想要去觸碰一下眼前的透明蜉蝣。

那蜉蝣似乎並不怕人,落在眾人的手上輕輕扇動翅膀。

大夥被這小生物的美麗樣子深深地吸引了,野狼卻伸手去拍那些空中的蜉蝣道:“這些蟲子噁心死了,不知道有冇有毒。”

“細菌發光的生物學意義與動物發光不同,還不十分清楚。不過我們還是快點走比較好,明亮發光桿菌也會在牛馬的死屍和肉中繁殖,如果它侵入人體則會產生髮光尿。具體有冇有危害我也不清楚。”一旁的老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