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柚敢揹著他腳踏兩條船,傅亦錚不弄死她纔怪。

薑柚覺得她好幼稚:“其實我們本來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我來學校是來學知識的,我不想浪費時間在無聊的事情上,既然你能憑自己的成績考上京大,為什麼不好好學習呢。”

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看會兒書,多查點資料以一個月後的考試做準備。

然而,薑柚的這番話不僅冇有讓胡寧醒悟,反而更加的憤怒,就好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

“薑柚,你是在嘲笑我麼?你有什麼資格嘲笑我?一個什麼都不是的玩物罷了,成績好有什麼了不起的,有本事和妤姝比去。”

胡寧的成績並不好,這次能進京大,也是胡家動用了關係,還給學校捐了幾台總價值上千萬的儀器才得已入學。

胡寧心裡湧現出一股濃濃的惡意,“這次的分班考試要不要比一比?”

薑柚冇理她,轉回去看自己的書。

胡寧還以為她怕了,心裡更得意,“你怕了?你不是高考狀元麼?還有你怕的時候?你說你要是連分班考試都考不好,你這個高考狀元還有麵子麼?”

薑柚知道她在用激將法。

“是不是我同意和你比,你就不再打擾我?”

胡寧道:“冇錯,但是和你比的人不是我,而是妤姝。”

薑柚挑眉:“你能做得了她的主?”

胡寧臉色微微變了下,當著薑柚的麵給陸妤姝發了視頻過來。

“有事?”陸妤姝問道。

胡寧把分班考試比賽的事情跟陸妤姝說了。

陸妤姝沉默了好一會兒,胡寧心裡也冇底,因為這是她自做主張註定了。

果然,視頻裡陸妤姝的臉色不虞:“她同意了?”

胡寧看向薑柚:“你同意麼?”

薑柚同樣拿出手機,點開錄音:“我同意,如果我贏了,你們以後不要再來打擾我。”

胡寧不屑的翻了個白眼:“不打擾就不打擾,那如果你輸了呢?”

薑柚道:“你想怎麼樣?”

胡寧剛想說話,視頻裡的陸妤姝就開了口:“如果你輸了,以後不管在什麼場合,都不要出現在我麵前,宿舍我會找人把你調走。”

胡寧有些傻眼,冇想到陸妤姝居然討厭薑柚討厭到這種地步。

薑柚:“我答應。”

這場比試就這麼說定了。

掛斷視頻,胡寧本來還想嘲笑薑柚幾句,但看到薑柚舉起手機,胡寧就主動的閉了嘴。

世界終於安靜了。

薑柚又可以好好的看書了。

胡寧躺在床上,抱著被子哈哈大笑。

薑柚她輸定了。

陸妤姝可是陸家的小公主,陸家有自己的實驗室研究所,在陸妤姝打算讀生化係的時候,就經常出入這些地方,一些實驗項目還旁聽過。

那怕薑柚高考成績再好,但這一次的分班考試,考的可不隻是數理化,有些東西薑柚恐怕連聽都冇聽過。

她進過實驗室麼?

胡寧可不認為傅家會讓一個玩物進入實驗室這麼重要的地方。

薑柚皺著眉頭看了胡寧一眼,最後決定用耳朵堵住自己的耳朵。

耳不聽心不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