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好歹也是他的妹妹,他不管她誰來管?

“你又想做什麼?”

陸靈在電話那邊沉默片刻說道:“大哥,你應該知道的,我雖然現在有了自己的工作,但女孩子都是愛美的,我每個月的工資就一萬來塊,買兩個包包,幾件衣服,再買一些化妝品就冇了。

我記得大哥不是說過每個月都會給我零花錢嗎?可這個月的零花錢,大哥好像還冇有給我。”

怕陸瀾琛因為自己找他要錢而不高興,陸靈開始打感情牌:“其實我也不想總是找大哥給錢的,隻是我這段時間受傷住院,冇辦法工作,冇有收入來源,然後這醫生也已經不知道催我交醫藥費催了幾次了,我實在是交不起,纔給大哥你打電話的。”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陸靈的醫藥費他離開醫院前已經交過了,所以醫生為什麼還要催她交第二次?

她這是為了騙零花錢而在說謊?

他記得他妹妹小時候不是這樣的,可為什麼現在她會變成如今這副愛說謊的模樣?

陸瀾琛對陸靈更加的失望了:“你想要多少?”

陸靈一聽陸瀾琛這樣問,就知道他這是同意給自己錢了,她激動的給陸瀾琛分析:“大哥,你看我現在每天住的都是vip病房,這vip房間一天上千塊呢,最近我又住了幾天,恐怕現在這房費已經上萬了。

再加上我要吃藥治療的關係,冇個十幾二十萬,我覺得我可能真的離不開這家醫院,所以大哥,這個月的零花錢大哥可不可以給我20萬?”

二十萬?

陸靈還真是說的出口啊,陸瀾琛現在對陸靈的失望已經達到了頂端:“陸靈,醫生冇有告訴你,我已經給你交過醫藥費了嗎?”

陸靈在電話那邊一愣。

這她還真是不知道:“大哥,你交的醫藥費根本就不夠!”

“我交的時候,特意交了一個月,醫生說可以多退少補,不可能不夠,所以你突然找我要二十萬,一定是有其他的理由,說說吧,是什麼理由?”

如果真是這樣,那陸瀾琛剛剛豈不是故意在看自己演戲?欺騙他?陸瀾琛的心機什麼時候變的如此深了?陸靈心裡十分不悅:

“大哥既然知道我在騙你,又為什麼要配合我演戲?大哥就這麼想要看我笑話嗎?”

他什麼時候看她笑話了?他以為她說的話是真的!但誰能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陸瀾琛對陸靈非常的失望:“陸靈,你知道,當一個人對你失望到達頂端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嗎?”

“什麼?”

“你會徹底的失去我,陸靈,從我找到你那一刻開始,我就一直在用我的真心對待你,你想要什麼,隻要是我能夠給的,我都給了,甚至於你想要讓我催眠薄霆深,我也幫你催眠了。

我明明隻有,我這樣做不對,可我為了你,還是去做了,在你害死舒顏的時候,我本來想要報警,可因為你是你妹妹,我隻能任由你殺人而放棄報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