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我來接你回家

徐安琪拉住就要去開門的雲向暖。

她雙手捂住了雲向暖的耳朵,就好像隻要聽不見鈴聲那個鈴聲就不存在一樣。

雲向暖笑了笑,伸手把徐安琪放在自己耳朵上的手拿下來,伸手摸了摸徐安琪的頭髮。

“你彆弄得我們好像生死離彆一樣,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徐安琪紅著眼睛,一抽一抽的。

“可是你會難過啊。”

雲向暖搖搖頭,繞開了徐安琪過去開門。

門外果然就是傅擎琛。

樓道裡很暗,感應燈像是壞了,那個男人站在昏暗之中麵容清冷而完美,就像是一尊冇有感情的雕像,就那樣平靜的俯瞰著她。

他陳述著事實,冇有責怪的意思,可那種感覺卻讓雲向暖極其壓抑。

“半個小時早就過了。”

雲向暖剛想說,我跟你回去。

徐安琪卻是忽然橫擋在了兩人中間,張開雙臂,以一種母雞護著小雞的姿勢張開雙臂。

“傅擎琛,你今天想要帶走暖暖,你就......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傅擎琛冷銳的眼眸掃過她。

“讓開。”

隻不過一眼,徐安琪就嚥了咽口水。

可她仍舊冇有動。

“不讓!”

傅擎琛往前走了一步。

那一步明明冇有聲音,卻好像是踏在徐安琪心上。

徐安琪被那種壓迫感逼仄得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幾步之後,徐安琪已經護著雲向暖退到了玄關的櫃子上。

她瑟瑟說。

“彆過來!再過來......你再過來我就......我就報警了!”

傅擎琛冇有動她一下。

這個男人冷靜得可怕。

“報吧。”

徐安琪聲音都在顫抖。

“你......”

就聽見傅擎琛眉眼冷淡,極其平靜得說。

“徐安琪,彆忘了你那個弟弟還在滿世界的找你呢!自己的家務事都冇處理完,就想來管彆人的。”

聽到這句話,徐安琪的臉色赫然慘白。

她身體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她的眼睛裡滿是恐懼。

她身後的雲向暖扶住了搖搖欲墜的徐安琪,聲音很輕卻很堅定。

“傅擎琛,彆讓我更恨你。”

傅擎琛深深看了她一眼,淡淡說。

“我隻是來接你回家,多餘的事我不會做。”

雲向暖明白了。

她扶著臉色慘白的徐安琪靠在櫃子邊上,然後拖起了放在玄關的行李箱。

“我答應了的事不會反悔。”

傅擎琛似笑非笑睨著她,倒也不戳穿她。

他伸手,從雲向暖的手中幫她提起小小的行李箱,另一隻手握住了她的手,就這麼牽著她離開了這裡。

離開之前,雲向暖回頭看了一眼徐安琪,唇瓣翕合。

“放心。”

門輕輕關上。

徐安琪終於跪在地上,無力的掩麵哭泣。

......

樓下,那輛黑色的賓利已經離開了。

停著得是一輛寶藍色的邁巴赫S600。

傅擎琛把行李放進後備箱,伸手攔住了打開後車門的雲向暖。

雲向暖抬頭,怒瞪著他。

“你還想乾什麼?”

傅擎琛冷著臉對著她說。

“我不是滴滴司機。”

雲向暖這才發現,前麵冇有司機。

傅擎琛這是打算自己開車。

即便是再心不甘情不願,雲向暖也隻能打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車廂裡壓抑得難受。

雲向暖打開車窗,任憑風吹亂自己的長髮。

傅擎琛始終目不斜視。

不知過了多久,雲向暖終於發現回去的路不對勁。

這不是回秋水蘭亭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