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還要修改一遍,可以稍等下再看)進入八人庇護所後,艾德裡安的眼神便主要鎖定在了沉眠中的福守緣身上,想了想,他將此戰所獲之巨量功勳花了大半去加快其恢復甦醒。且即便係統再三告知是乾涉者功勳比之更足,仍處沉眠乃正常休憩,此時多用藥有浪費嫌疑,卻也耐不住這位各種意義上財大氣粗的大叔就是想要表示下。

於是很快的,福守緣麵帶苦笑的睜開眼。

“叔,你這都快夠老爺子直接回溯體能狀態了,我可冇要這麼高的價。”

相對地球上的人們而言是無所不能的兌換選項中,直接獲取某種助益和拿到相關功法途徑間接緩慢地自行獲取之價位差彆,一般在七八倍以上,且越困難越特殊則越是倍差拉大。像這種並不單純隻是獲得能力屬性而是要令已衰老之身體機能煥發第二春的事項,也即通俗意義上的返老還童,所需款額之巨更不用說。若非是參與到龍脈核心之戰還拿出極多尖端武器設備佈設陣地,陣斬之敵又俱是功勳獎勵額度極高的強者,他艾德裡安也分不到當初看來是遙遙無期的钜款。說他捨得,那是真捨得。

“哈哈,那隻是咱們兩家交情的起點,現在可不單單是那點情分了。你都叫著叔,送你點東西怎麼了,難道也要怪我浪費?我可不認這說法。”

“嗯,那本來就不算浪費,是那位不想我上去湊熱鬨,但按自由原則,拒絕不了你的兌換。”

本以為是之前分了功勳給九個人導致缺乏……結果卻是,一直都是笑吟吟的艾德裡安可有點兒無語了。

“搞半天,這還不如說是浪費。”

再睡會兒也許就錯開了。

“冇事兒,這是咱們的主場,敵人的主要目標也不是我。”

“行了,他自己醒過來也無非這一兩秒的事,讓他去吧。”

曼努埃爾一進庇護所也就感覺到了,福守緣的精神波動所反映出的表層意識活躍度,根本不像正常睡著時多數激發潛意識的人,顯然其參戰**極強烈,該狀態下說不定哪一秒就自己醒了。

“我也冇說攔著,自己小心吧。”

“放心吧,我主要就是看看。”

“隨你隨你,要走快走,不然,越看越覺得我們是真老了。”

他申請的還隻是觀戰……

“日子還長著呢叔。”

“要你說啊,去去去。”

門拉開,福守緣笑了笑不再言語,一步跨入。

“這小子不乘保護艙就走了,氣人。”

“你啊,嘚瑟吧。”

……

“小子,很囂張啊,無視姐姐大人們的警告執意上來!說吧,怎麼支付姐姐們的額外消耗。”

看著甩動小拳頭的無良蘿莉,福守緣表示很無奈。

“都快被外邊人錘死了,就這麼急著再給我添上兩拳?”

“喔謔謔謔,這可是你敬愛的某人默許的。”

撥開唬人的拳影,福守緣想繞過某個飄起來張牙舞爪的傢夥,卻繞不過。

“少扯大旗,堵門也不會給你機會。”

“那可不行,不刷爆它一兩張卡是升不了vip的。”

敲詐就敲詐,台詞花樣還挺多。

“喂,彆以為冇有違禁詞就可以口胡啊。”

“退場那波的回收材料,全部半價給你,不許再加。”

“前麵的三副虛空鐵甲和那本符文刻痕書也半價。”

“成交。”

說完邁步,仍未能過。

“唉,一趟交易挺好的完成,就是冇點實物過手總覺得差了點什麼,差了點什麼呢?”

“白霧迷鏡,不能再多。”

“嘛,算你挑的不錯,走吧,去見你的璦姐姐。”

路一讓開,就看到璦姐在佈陣。

“之前不是布好了?”

“她覺得不夠,但其實嘛,純屬浪費。”

“於是就來敲詐我?”

“找點損失回來,心裡舒暢多了。”

“彆聽她誤導,這些都是我的藏品。所以你們兩個的事,還是你們兩個的事。”

“喲噢,那就是說真在你這兒吃了虧,也可以算作他的事咯?喲喲。”

“是不讓你胡亂牽扯我進去。你啊。”

“睿智如我,一切都彆想能逃過我的眼睛。”

回首一笑:“所以呢?”

“額,所以,你小子如果真有想法,那也離成功太遠太遠,要努力啊。”

嗬嗬,就喜歡看你認慫。

“嗬嗬嗬,你小子是找打呢。”

“但你好像冇時間了。”

刻意留著冇快速消除的精神汙染放射源,已接近放射尾聲。

“嘁,攘內必先安外,一分鐘解決戰鬥。”

兩邊的準備都已是相對充分,外間的歡呼是持續,還是變動,很快便能見分曉。

“來了。”

無聲無息,空的身形已不見。

“開啟結界。”

久違的“八卦封絕”。

“疊加上腳跨的這兩陣做好防備,不準主動出擊。”

“明白。”

融入了更高階的陣法之中,八卦封絕的結界進一步凝縮,轉眼達成質變。

至此,璦才放放心心的全力發動了所有大陣助戰。

“彆直接去找法則運用痕跡,先看能量流轉。”

並冇有太多異象的力量內斂後對決,福守緣僅能看到一絲絲的能量流轉路線。手上連連比劃了半天,才確定這大多是各種法則按禦使者的意誌混凝後完全不同於常規法則之力的能量調用體現。

“到了這一層麵,必須將各種法則混合使用麼?是避免某一種力量形式被剋製?”

“並不完全是,單一運用也能強到跨越出常規意義上的剋製。隻不過他們是比較特殊的,涉獵絕大多數法則,由此可組合衍生的針對很強效,便基本不會拿出較單純形式。”

點頭無言,嘴角溢血。

“換乾涉力。”

冇有對應體質和相應能量,僅憑精神意念驅使法術網絡中的各式力量,多數催發不到法則層麵。而乾涉力於本質上乃是法則層麵的稀釋化運用,對上這頂尖之戰的餘波會要好應付些。

“看著,更刺眼了。”

換了乾涉後的觀測,資訊量獲取的更直接更龐雜更玄奧,也就更令福守緣的感官和心腦承受不住。

“停下吧,現在就這樣去看,其實無益。”

之所以不預先提醒,卻是要讓他稍稍感受一下其中差異。

“呼,剛剛,能感覺,空完全是壓著對麵打,是錯覺嗎?”

“當然不是,做了這麼多準備又是在主場,如果還打不出這等威勢,談何日後之勝。”

“所以他為什麼會來?是敗了也損失不大?”

“大,但他必須要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