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還差一點冇寫完,先放上來,請稍等片刻再看)手指富有節奏的輕點操作檯,隨著準確感應和超快心算而操作著伸展為小型武器庫的輪椅,補足自身物理性攻擊上的不足,行動不便的曼努埃爾始終是場中戰鬥節奏最穩的存在。即便是福守緣、柯西伊、霧隱三人暫時熄火,諾阿由狂猛進攻轉為半防禦半捱打,他也仍能巧妙的引導配合薩瓦娜等五人最大限度的彌補前四者的團隊定位缺失,令戰鬥穩步朝著滅儘敵手的趨向去推進,不給剩下五名強敵翻盤之機。

由此很快,現階段最擅單體搏殺的艾德裡安一掌扭下一顆猙獰的獸首,轉而迅疾撲向被盧克勉強纏住的無臂青麪人,眼看就要再下一城奠定勝局!卻,砰的一聲突然墜地。

“彆亂了陣腳!我們也來人了!”

代替乾涉者成為臨場指揮的教授以意念發信,及時阻止了雷火的轉向,大體保證了局麵的傾斜不至於被連鎖帶動。

然而,糾纏著闖入龍脈核心戰圈的地球兩人、符文之地三人,轉瞬之間竟便有二者同歸於儘,再加之艾德裡安此次受到衝擊後冇能調節好氣血便倉促續戰,本已明朗的局麵登時又回退到一種脆弱的攻守平衡。就看,下一秒是誰會來打破平衡導向何方。

“這個方向,你很自信。”被磁力拉扯向外的鋼鐵狼,毫不驚慌甚至帶點緬懷的順著這股力道加速狂奔了起來,隨後藉著慣性錯身而過的一瞬間,他冇有再給敵人轉換力場的時間。

鮮血狂飆。

“除了星磁王,能說磁力是我剋星的也就一個乾涉者了。”

語畢,落地的人頭不止一顆。

“行了,你先歇口氣。”

“少瞧不起人了臭老頭。”

拖著傷痕累累的殘軀,諾阿一點點向著核心戰圈加速回防,即便是無力攻殺了,也好歹還是塊絕對夠硬的盾牌。

“砰!”區區一名新竄入的a ,卻就將諾阿重重擊退。

見此,另一名新竄入的s-,也改換了行進路線衝向諾阿。

“鐺!噗!”擋住一擊硬吃一擊,鋼鐵狼嘿嘿一笑,這點傷可要不了他狼大爺的命。

“喀喀喀!”狼大爺的微笑凝固,卻是薩瓦娜將之冰凍,不給外敵繼續破壞的機會而待戰後解凍治療。順帶的,兩名新進之敵也化作冰雕,漸漸地失去生機。

為此,薩瓦娜的左臂被當麵之敵剜出了三道血槽,雖立即予以了冰封止血,卻終歸是影響到了其近戰之力。

更糟糕的是,此前所剩的唯一外援,也在這之後不到兩秒便拉著對戰者和新近竄入的敵人爆成了粉末……

“再,退一點吧。”

教授此言,人們隻當冇聽見,因為再退,防線的收縮就會令他們無法即時地乾擾破壞敵方施展大型術式。這個空間的讓出,影響的不隻是千百條性命,更是一國之三億人的國運。

“我來退一步吧,大家可要保住我的命啊。”

伴著這一句聽不出半點豪情的笑語,盧克的身軀猛然間延展地超長更細,眨眼間便捆牢了三名強敵。除一名崩斷之外,另兩名強敵當即授首於艾德裡安及雷火之手。

旋即,雷火撈起斷為兩節冇有複原跡象的“繩索”,試圖將之拚接,卻依然是徒勞。

“還冇死,但必須要快。”

強忍著立刻就兌換物品救治的衝動,雷火放好“繩索”再度歸入戰鬥。

局麵,從四戰五的碾壓變為了五戰五的狂掃,懸念已不大。

三秒,五秒,九秒,防的不過是自爆;十一秒、十四秒,連自爆也已無懼;十七秒,藥膏塗到了兩端斷口上,然後在強活性射線裝置的照射下,細胞性質兩度發生大變的“繩索”,也終是開始了緩慢的活動接合。

隨著這一幕的平穩持續,外間的衝擊,也開始呈現出明顯的力度減緩。少數非為炮灰定位的敵軍,陸續脫戰。唯剩在數量上仍顯龐然的炮灰群體,被戰鬥節奏同樣稍降的地球大軍穩穩收割。

歡呼,從第一聲響起便連綿不絕的一浪高過一浪。

“還冇到放鬆的時候,我們這裡,還冇到。”

喃喃地自語,是要借之壓抑住身體各處不斷放出地休息信號,所有人,都仍在強撐。這時候,他們恐怕更寧願有一名敵手來讓自己不至於要跟自己抗爭。

因為,滿布核心區域的強敵屍首,還有著一時之間清除不儘的重度精神汙染,可為敵方星球意誌投影降臨之引……誰也不知道,敵方究竟會如何。

“淨化全盤交予係統,各位請儘快坐到指定庇護位,敵方遣人攻擊可能已正式排除。”

冇有敵人能來,剩下的便純是星球意誌間的交鋒。而在那等引而不發的危險時段裡,係統不好分散精力確保他們安全出行。於是纔有了一係列方便庇護的專用場所。

“那,就一會兒見了各位。”

最後給雷火小心捧在手上的盧克施加一道祝福,索菲婭向著薩瓦娜的所在處走去。

之所以有此暫彆,是因為龍脈核心區預先修建的主體庇護所,乃按照七加一的容納標準建成,備用庇護所則為三人標準。

那麼在剛好能按性彆分處的情況下,兩位女士去向三人標準庇護所也就大家都方便。

很快,兩邊都各自就位,幾乎是同時,啟用了隱形艙體,開始下沉進入地底的庇護所。

而就在他們的感知隨同庇護所一齊對外封閉後,璦的身形顯出於龍脈核心,翻掌之間灑下點點七彩光華。

“喂喂喂,你當著麵給兩邊壓力啊。”

“心疼?”

“原本有幾樣是我的珍藏啊,你也太捨得了。”

“至於麼,明明是你看不上才換的。”

“當年看不上,現在很難看不上啊。”

“確定?那難道是我記錯了?這不是那幾個小傢夥送的?”

“嗯,你不說的話,我會選擇性忘記的。畢竟,改天換地後這些東西的價值又不一樣了。”

“生命無價。”

“這個當然,但我們可以換種佈陣方式啊,這麼乾脆的融了,真的是有點可惜啊。”

“行了,他如果不來。”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