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多多聞言立刻溫柔的回覆道:“是的,吳媽,我公司今天舉辦聚會,所以我今天不能回去吃飯了。”

“你和爸媽還有孩子們早點吃飯,早點休息。”

“嗯,好的,你參加完聚會也早點回來,注意安全。”吳媽不放心的叮囑道。

乾多多笑著回覆道:“好的,吳媽,你放心吧!我現在比誰都安全。”

她現在化妝化得這麼醜,誰也看不到她的真麵目,就算流氓看見她都會嚇得繞道走。

掛斷電話後,乾多多發現同一個辦公室的員工們,都已經坐上了車。

李雪站在一輛鐵灰色五菱宏光麪包車麵前,對著她招招手。

“乾小月,快點過來上車,我們要出發了。”

“哦,好的。”乾多多看了一眼這十分接地氣的五菱宏光麪包車,快速的跑了過去。

半個小時後。

一群人終於趕到了盛唐俱樂部。

這是一個高級的氪金俱樂部,進入這個俱樂部的人必須要著裝整齊,穿正式的正裝,還要有拿得出手的資產和家世,還有職位。

最重要是的,想要擁有這傢俱樂部的會員,資產必須過十億。

隻要是擁有這傢俱樂部會員的客人,想帶什麼樣的顧客進入這傢俱樂部消費都可以。

顧詩雪拿出他們幾個人的資料交給門童和保安,很快就順利的帶著其他八名同事進入了俱樂部大門。

他們站在門口等候著,被他們安排去買水的乾多多,走進來。

乾多多提著一塑料袋礦泉水,剛準備走進俱樂部大門,俱樂部門口的保安立刻攔住了乾多多的去路。

保安考慮到有會員的大佬有個彆穿著也是比較隨意的,便恭敬的說道:

“女士,請出示您的會員卡。”

“我冇有會員卡,是我們總監請我過來的。”乾多多搖搖頭,隨後把手指向俱樂部裡麵不遠處的顧詩雪。

“她就是我的總監。

保安看向顧詩雪詢問道:“顧小姐,她是您請過來的客人嗎?”

顧詩雪點點頭道:“她不是客人,隻是我的助理。”

保安立刻一臉嫌棄的看著乾多多:“以你的容貌,你的穿著,還有你的資曆和職業,你冇有資格進入俱樂部,請回吧!”

顧詩雪和其他八名同事,看見乾多多被保安嫌棄的模樣,立刻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等著看乾多多一臉自卑的窘迫模樣。

哪知道,乾多多並冇有在意保安嫌棄的目光,而是直接對著顧詩雪說道:

“顧總監,既然我進不去,那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她直接提著水轉身就走。

顧詩雪:“......”

忽然覺得自己好像一拳頭打在棉花上。

她想嘲笑這個不知好歹的乾小月,讓乾小月明白討好她才能進入高檔場所。

可是乾小月竟然被排擠,被嘲笑的無動於衷。

天色黑得彷彿已經被被濃墨侵染。

乾多多的腦袋不有控製的開始抽痛著,如同千萬根在腦海裡亂紮一般。

乾多多腳步不由自主的踉蹌了一下,提著水,頭腦昏沉的往前走。

“砰!”得一聲。

她忽然撞進一個溫暖又熟悉的懷抱,手中提著的塑料袋,“啪!”得一聲落在地上,十瓶礦泉水頓時從袋子裡滑落,滾得到處都是。

她下意識的抬眸看了來人一眼,看見那張熟悉的俊美妖孽的容顏,她放心的閉上了眼睛,軟在了來人的懷抱中。

他們就這麼有緣嗎?

竟然又不小心撞進了陸夜琛的懷裡。

陸夜琛下意識的伸手拖住乾多多的纖細的腰身,抱住昏迷的乾多多,鳳眸晦澀不明地盯著懷中的小女人。

陸夜琛身邊的好兄弟秦時年見狀,頓時滿頭黑線,不可思議地驚呼一聲。

“天啊!陸首富,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口味了,漂漂亮亮的小嬌妻不喜歡,竟然抱住了一個醜八怪?”

顧子羨也不能理解地看著陸夜琛,擔憂地說道:

“陸總,你以前不是最討厭女人的嗎?難道你討厭漂亮的,喜歡醜的?”

秦時年咋咋呼呼的又說道:“陸總之前喜歡的乾多多可漂亮了,他被乾多多甩了之後,竟然對這種醜女人都下得去手了,他該不會是得了什麼嚴重的心理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