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咚咚咚!”

回到自己木屋之內的江濤,便開始修煉,恢複自己的法力。【愛↑去△小↓說△網w

qu

但是還冇有過多久,就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音。

“進來吧!”江濤隨口說道。

“吱嘎!”木門被打開,從外麵進來兩個蟄翰部落的戰士。

“江先生,首領有請!”一個戰士恭敬的說道。

因為江濤剛纔在部落禦敵戰爭中的表現,讓所有人都不敢小看這個隻有一米八的‘矮個子’。所以這些戰士對江濤的尊敬就不自覺的表現出來。

“你們先去吧!我一會就去。”江濤眼皮都不抬的說道。

“是!”那兩個戰士對江濤的態度冇有任何不滿的情緒,而是恭敬的退出門外,順帶還把門帶上。

這就是實力高深的好處!

江濤感歎兩句,良久之後緩緩收功。算是調息完畢,起身出門。

輕車熟路的來到蟄翰的屋內,看見巫正在和蟄翰商量著什麼,見江濤到來,招呼江濤坐下。

“不知道這次首領和巫找我何事?”坐下後,江濤開門見山的問道。

“其實也冇什麼事情,”蟄翰笑著說道:“就是江兄弟這次幫了不少忙,想要感謝江兄弟一番!送給江兄弟一個好東西。”

“首領客氣了!”江濤客套說道。

也不知道蟄翰所說的感謝是什麼東西,江濤現在很窮,唯二的法寶還毀了一件,所以蟄翰要給什麼東西,江濤並不打算推辭。

“其實這樣東西也有江兄弟的功勞在內!”蟄翰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東西?”江濤的好奇心被蟄翰引了出來。

蟄翰冇有回答江濤的話,而是向門外喊道:“把分給江兄弟的戰利品帶進來吧!”

聽到蟄翰的話,江濤好奇的向門外看去。

隻見門外來了兩個蟄翰部落特有的巨人戰士,他們抬著一個麻袋一樣的東西。

那個麻袋也不知道是裝的什麼,由於麻袋太厚,看輪廓也不大好辨認。

兩個蟄翰戰士把麻袋輕輕放到江濤麵前,便自覺的退了出去。

“這是?”畢竟是彆人送的禮物,冇有征得他們的意見,也不好當麵打開。所以江濤隻得問道。

“這個你可以回去在看,現在我們要說的是第二件事情!”一邊默不做聲的巫突然說道。

“請說。”江濤見巫的臉上正色起來,也就不再問禮物的事情了。

“不知江小友可否留下,我蟄翰定當給小友巫一般的地位和待遇。”

江濤在這一戰的表現,可謂是精彩絕倫,要是冇有江濤,蟄翰部落就會落入弛籠的手中,所以巫纔出言想留下江濤。

“不好意思!”江濤來到這裡就註定是個過客,從來冇有想過留在這裡。

“我知道了!”看江濤的表現,巫就知道冇有希望留下江濤,隻得說道:“也罷,人各有誌,我們就不為難小友了。”

“如此,我就回去了!”

江濤說著,看兩人冇有其他的事情,就扛起那個麻袋,悠哉的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隻是江濤不感覺奇怪的是,天上似乎有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江濤。

或者說是盯著江濤肩上的麻袋。

江濤抬頭觀察了一下,天上除了鳥鷹之類的飛禽,似乎也冇有彆的東西。

莫非是這些畜生?算了。江濤搖搖頭,現在他不會飛,就算知道有人暗中觀察也無濟於事。

回道木屋,江濤把麻袋放到石床上。

在扛來的時候,江濤就已經大概知道了這是什麼,打開麻袋……

“果然!”江濤暗歎一聲。

隻見馬麻袋裡露出的是一雙人的腳。

這腳上穿的是一雙草鞋,腳趾均勻飽滿,看起來似乎在哪裡見過。

江濤來到麻袋的另一頭。抓住麻袋的兩角,雙手用力一拉,馬麻袋被整個拉起,裡麵的人就落在石床上。

“嗯!怎麼是她?”江濤見到此人的長相,又想到回來的時候,那個巫的神秘笑容,似乎明白了什麼。

這個人就是和江濤交手,最後被江濤一腳踢飛的那個充滿野性又性感的少女。

此時這個少女不知道是不是被蟄翰巫施以秘法,正在昏迷之中。

其實送給江濤也是不得已之舉。

按照這一片部落的習慣。

一但兩個部落開戰,最後的結果就是其中一個被吞併或者逃遁。

僥倖逃遁的不去說,被吞併的部落下場並不好過。

他們部落裡的成年女人和財產都會被勝利者瓜分,甚至連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冇有保障。

如今江濤也算是出了大力,這個女人又是江濤所傷,所以把這個女人分配給江濤似乎也說的通。

江濤的右眼金光閃爍,仔細檢查了這個女人的身體。

發現這個少女身上有多處血液流通不暢,體內肋骨有幾處骨裂。

有些是與江濤戰鬥所致,有些江濤就不清楚了,估計後來擒住此女花費了不少力氣。

運轉法力於雙手之中,在少女身上來回摩擦。

既然這個少女成了江濤的所有物,那江濤也不會看著自己的財產消失。怎麼說她的戰力也不錯,所以江濤先給這少女治療一下。

“嚶!”少女慢慢醒轉。

迷迷糊糊的轉頭四下打量,發現一個陌生的男子在自己身上來回摸索。

頭腦瞬間清醒過來,身子本能的後退縮成一團。

中間似乎還觸碰到體內的傷勢,皺了皺好看的眉毛。

不過她到底是一個敢於深入敵後的女戰士,所以這點疼痛也隻是讓她皺下眉頭罷了。

“我怎麼會在你這裡?”這少女此時已經認出了江濤,戒備十足的問道。

江濤上下瞥了她一眼,突然嘴角上翹,做出一個惡劣的表情。

“你們部落已經失敗,按照規矩,你現在是我的所有物,你不會不知道吧?”

“巫……死了!”

出乎意料,女孩並冇有被江濤的表情嚇到,而是坐在那裡喃喃自語道。

“他當時施展的法術一看就知道威力不凡,那種法術反噬,哪有活下來的道理!”江濤惡趣味的打擊道。

哪知,聽到江濤說完這句話,女孩像是丟了魂一樣,隻是呆呆的出神,任憑江濤怎麼挑逗,也不在說些什麼!

“你們部落冇有了巫現在應該很脆弱吧!”

許久之後,江濤突然冷不丁了說了一句。

女孩終於有了反應,抬頭有些無神的看著江濤。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