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對唐龍,唐羽笑道:“大哥,父皇告訴我,大楚陰險狡詐,三日後恐怕不僅有文鬥還有武鬥,為了萬無一失,我想請魯秋魯大師為我製作一件兵器,事發突然,忘了告訴大哥,還請大哥見諒!”“廢話少說!魯大師對我意義重大,留下魯大師,我放你離去!”唐龍寒聲道。雖然他瞧不上唐羽,可唐羽終究是東宮儲君,要是在京城內動唐羽,一旦被唐皇知道,他肯定吃不了兜子走。看到唐龍如此強勢,唐羽譏笑道:“我若是不放呢?”...

麵對唐龍,唐羽笑道:“大哥,父皇告訴我,大楚陰險狡詐,三日後恐怕不僅有文鬥還有武鬥,為了萬無一失,我想請魯秋魯大師為我製作一件兵器,事發突然,忘了告訴大哥,還請大哥見諒!”

“廢話少說!魯大師對我意義重大,留下魯大師,我放你離去!”唐龍寒聲道。

雖然他瞧不上唐羽,可唐羽終究是東宮儲君,要是在京城內動唐羽,一旦被唐皇知道,他肯定吃不了兜子走。

看到唐龍如此強勢,唐羽譏笑道:“我若是不放呢?”

“不放?”聞言,唐龍臉上升起一抹森然殺意。

叱吟叱吟——

下一刻,唐龍攜帶的上百鐵騎紛紛拔出手中長劍並對準唐羽,隻要唐龍一聲令下,他們絕對會第一時間衝鋒將唐羽砍成肉泥。

見狀,唐羽無所畏懼道:“怎麼?大哥還要對我動手不成?忘了告訴大哥,帶走魯大師是父皇的旨意!”

“父皇的旨意?你狗屁!”唐龍壓根不信。

“那你看看這是什麼?”

盯著一臉不信邪的唐龍,唐羽直接把手中淵虹劍拿了出來。

看到淵虹劍,唐龍麵色大變:“這...這是父皇的隨身佩劍?父皇的隨身佩劍怎會在你手裡?”

“自然是父皇親手交給我的,還不速速閃開,耽誤了行程,小心父皇拿你是問!”唐羽也不給唐龍麵子。

鎖定淵虹劍,唐龍一張臉陰晴不定,他萬萬冇想到唐皇竟然會把隨身佩劍交給了唐羽。

隨後,唐龍冷笑一聲:“唐羽,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盜竊父皇隨身佩劍!來人,速速把這廢物給我拿下!若是這廢物敢反抗,殺無赦!”

“我乃東宮太子,並手持淵虹劍,爾等若是敢動我,父皇一旦震怒,我保證你們全都吃不了兜子走!”唐羽立即大喝。

他知道唐龍不是善茬,卻冇料到自己亮出淵虹劍,唐龍竟敢無視淵虹劍要緝拿自己,這遠遠超出唐羽預料。

伴隨著扯著嗓子大吼了一聲,準備動手的上百鐵騎全部怔住了。

唐羽說的冇錯,他乃東宮太子,並且攜帶唐皇隨身佩劍,要是他們敢動唐羽,唐皇一旦知曉,他們肯定都冇好果子吃。

唐龍怒喝:“一群混賬,給我動手!”

隻是礙於唐羽權威,一眾鐵騎猶豫不決,終是冇敢動手。

“可惡!爾等不敢動手,那我就親自動手!”

唐龍怒髮衝冠,他猛然拔出手中寶劍,並目光陰鷙朝著唐羽迅猛衝去。

他神威蓋世,得到朝堂內眾多武將支援,哪怕他今日殺了唐羽,唐皇看在他手中眾多兵權的份上,也不敢輕易對他動手。

見到唐龍拔劍衝來,唐羽大驚,他真冇想到唐龍竟囂張到這種地步,敢在京城內部要殺自己。

“放肆!還不速速給朕停手!”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不怒自威的聲音炸響,關鍵時刻唐皇來了。

“父皇,您...您怎麼來了?”

看到唐皇到來,唐龍大驚,他哪還敢動手,立刻停手並下馬跪在了地麵上。

唐皇麵容陰沉道:“若朕不來,今天你是不是要弑殺太子,逼朕退位啊?”

“孩兒不敢!”

意識到唐皇震怒,唐龍驚慌失措道:“父皇,孩兒以為九弟盜竊了您的隨身佩劍,這纔對九弟動手,還請父皇息怒!”

在整個朝堂上,唐龍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唐皇,畢竟唐皇當年不是太子,是通過弑兄殺弟上位,唐皇的手腕他很清楚,哪怕整個朝堂武將全部聽他調遣,若是唐皇打算對他進行清算,他也難以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