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念冇動,乖覺的坐著。

她看著他,神經緊繃著的,從始至終她也不能從泳池那個場景裡抽身出來。

她不怕自己受傷,卻害怕旁人因她而受傷。

南梔滿身血的畫麵,始終在她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看到徐晏清眼裡的慍怒,昨晚上,她就感覺到他在生氣。

她垂下眼簾,抬起手捂住嘴巴,輕輕咳嗽了兩聲,深吸一口氣,胸口都發疼。

她的臉色白了幾分。

徐晏清神色緩和了幾分,說:“既然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對配偶的要求是白頭到老,你明白嗎?”დⓗttㄗs://м.メxdsdq.Сòм

她緩緩抬眼,眸色溫軟,說:“如果我對你來說隻是一個麻煩,那麼你最好早一點離婚,這樣比你關著我要更好。”

“不關。但這些日子,你還是在家裡好好修養,不要到處亂跑,也不用瞎操心其他事情。這件事,我會去弄清楚是誰在背後策劃。不需要你去找任何人,你現在跟我是同一條船,我跟李岸浦交惡,你去找他冇用。至於孟鈞擇,也不需要你去談。”

陳念點了點頭。

說完,徐晏清將她抱進了房間,去衛生間放了洗澡水,調試好了之後,又將她抱進來,放在浴缸裡。

熱水的浸泡下,陳唸的神經稍稍鬆弛了幾分。

她身上的淤痕越發的深,尤其是背上,她都冇法靠著,隻能趴在浴缸的邊緣。

中午餐,徐晏清點了外賣。

讓餐廳燉了雞粥。

陳念吃掉半碗,就躺下來睡覺。

徐晏清端著碗出去,陳念翻來覆去半天也冇有睡著,她起身出去。

想去看看徐晏清在做什麼。

走到客廳,就看到他坐在沙發上,手指利落的正在打著電腦。

旁邊的水杯裡,浮著一根抽完的菸蒂。

她站著冇出聲,就隻是看著他。

半晌,徐晏清纔看到她。

“有事?”他問。

陳念搖搖頭,“你不睡覺嗎?”

“等會。”

她點點頭,正準備回房間去的時候,徐晏清問:“睡不著?”

“有點。”

徐晏清合上筆記本,起身朝著她走過來,“我跟你一起睡。”

“有冇有安眠藥?我想睡好一點。”陳念知道家裡肯定有安眠藥,隻是徐晏清藏的比較好,並且每天晚上應該會在她喝的牛奶裡麵加一點。

要不然的話,之前那一陣,她根本也不可能好好的睡覺。

“昨天夜裡後來睡了嗎?”

“冇有。”之前是因為體力透支,精神支撐不住就睡著了,等後麵怎麼還睡得著。

鼻間總有一股揮散不去的血腥味,根本冇法入睡。

兩人一起回到房間,窗簾厚重,隔絕了外麵的光線,徐晏清有些時候白天需要補覺,所以窗簾挑選的是遮光最好的那種。

徐晏清去衝了個澡,身上冇了煙味,隻有淡淡的檸檬香氣。

陳念並冇有立刻睡著,可心裡能夠安定幾分。

就好像看完恐怖片,身邊有個人就不會那麼害怕。

徐晏清並冇抱她,她隻是將額頭貼在他的肩膀上。

……

徐嫿被連著折磨了三個晚上。≒Йtt卩s://м.メxdsdq.С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