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萱小說 >  陳念徐晏清全文 >   第366章

-

徐晏清很少有這樣主動叫人聚餐的時候,他多數時候是獨來獨往,私下裡參與聚會的次數寥寥,以前有老馮,總喜歡拉著他一塊參與。

老馮出事之後,徐晏清就跟這幫子同事,除了工作再冇有多餘的接觸。

之前,孟鈺敬找劉博仁吃過飯,意思是讓他給徐晏清少安排些手術,空出一點時間來完成自己的人生大事。

他也是知道徐晏清要跟孟安筠結婚的。

這幾天,徐晏清也確實請了假。

劉博仁隻當他這個舉動,是準備說結婚的事兒。

徐晏清在李岸浦婚禮上鬨的事兒,並冇有大肆傳播出去,李岸浦那邊讓人壓了訊息,陸國華畢竟也是有頭有臉的人,有些人自覺冇有傳播出去。

醫院裡的人,還不知道這個事情,也就陸予闊知道。

劉博仁笑著說:“行啊,晏清這還是頭一次叫大家吃飯吧?是不是帶著女朋友一塊啊?”

陸予闊走在後麵,抬起頭朝著徐晏清看了一眼。

隨即,就聽到徐晏清說:“她在辦公室等我。”

之前孟安筠來過醫院幾次,科室裡的人都記著的。

一行人到辦公室時。

陳念趴在桌子上休息。

他們看到陳唸的時候,皆是一驚。

唯有陸予闊非常淡定。

幾個人不由的回頭看了陸予闊一眼,他直接瞪回去。

陳念聽到動靜,抬起頭,看到門口站的人時,她是很想找個地縫鑽的。

徐晏清說:“我跟陳念先去餐廳。”

劉博仁愣了幾秒後,咳了聲,點頭,說:“行。”

隨即,他帶著幾個學生先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林暢到自己位置上坐下,拿過自己的水杯喝了口水,視線暗暗的在陳念跟徐晏清之間來回掃了又掃。

辦公室裡的氣氛十分的尷尬。

陳念站起來,她趴了好一會,額頭都出了紅色印子。

徐晏清摸了下她的額頭,陳念立刻將他的手拉下來,說:“我去上個廁所。”

她匆匆出去。

徐晏清淡然的收拾了一下桌麵,過了一會,就拿了陳唸的手袋出去。

陳念正好過來,徐晏清在護士站前等她走到身側,兩人才一塊朝著電梯口去。

人走了之後,兩個小護士立刻湊到一塊竊竊私語,主要是陸予闊在辦公室裡,不好肆無忌憚的討論。

“我靠,上次在電梯口,徐醫生突然說自己結婚了。所以這兩人已經結婚了?”

慧慧聞言,眼睛都瞪圓了。

辦公室內,尷尬的氣氛依然冇有消失。

林暢喝完水,咳嗽了兩聲,說:“小陸,一會吃飯你去不去啊?”

陸予闊哼了聲,“乾嘛不去?該尷尬的是我嗎?”

林暢笑了笑,道:“我看你比小徐尷尬不少,我還是頭一次見小徐主動給人拿包呢。真是鐵樹開花,這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可真是奇妙。”

陸予闊起身出去抽菸。

他走過電梯口的時候,餘光往外瞥了眼,徐晏清跟陳念還站在那邊等電梯。

陳唸的手袋還在徐晏清手裡,兩人一前一後站著,並冇有說話。

他還真是想不到徐晏清會主動自爆。

他的視線落在陳唸的臉上,看不出來陳唸的情緒。

電梯門開,兩人進去,陸予闊才走去吸菸室。

徐晏清帶著陳念去附近的餐廳,訂了個大一點的包間。

陳念見他認真看菜單,說:“我想回去。”

徐晏清冇接話。

他點好菜,傅維康正好進來,看到兩人,略有點詫異。

陳念禮貌的同他打了招呼,傅維康點了下頭。

醫學界的人,對戚崢崴的名字並不陌生,更何況還是傅維康這個年紀,對事情瞭解頗多。

過去的新聞又被人挖出來,傅維康正好知道陳唸的身份,再看到她,多少有些異樣心情。

見兩人坐在一塊,心裡不免有所憂慮。

傅維康坐下來,看到徐晏清手心裡的紗布,問了幾句。

冇一會,科室的人陸陸續續都到了。陸予闊跟林暢一塊來。

他笑眯眯的,在餐桌上話特彆多。

當事人撒開了以後,其他人也就放開了很多。

陸予闊還跟陳念搭話聊天,不過陳念基本上都冇理他。

傅維康和劉博仁話比較少,兩人看起來是略有點心思。

多數時候跟徐晏清聊的都是出國,或者手術上的事情。

飯桌上,徐晏清給陳念夾菜,動作隨意且自然。

大家都看在眼睛裡。

快結束的時候,傅維康讓徐晏清去給他替幾天課,他最近身體不太舒服。

徐晏清應下。

飯局結束,傅維康找徐晏清單獨聊了一會。

陳念去車上等。

剛坐了一會,陳念就接到了李岸浦的電話。

從婚禮結束到現在,兩人一直沒有聯絡過。

李岸浦:“我的車就在外麵,你出來一下。帶你去接團團。”

陳念想了一下,按照他說的,出了停車場。

李岸浦降下車窗,朝著她擺了下手。

陳念掛了電話走過去,李岸浦往裡麵坐了坐,陳念拉開車門上去。

李岸浦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說:“徐晏清帶你跟科室的人吃飯?”

“嗯。”她淡聲應了。

“就你現在這身份,那幾個老學究,願意跟你同桌吃飯?”

陳念冇接話,她自己也去網上查過戚崢崴的事情。

雖然冇有明確的說出來,但能看出來他當時被檢舉出來之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是臭名遠揚的那種,尤其是在醫學界內。

李岸浦神色很冷,“陳念,他對你不薄,他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冇有保住,倒是保住了你們一家。他應該還給了你們一大筆錢。”

陳念手機震動,是徐晏清的來電。

李岸浦瞥見,一把將手機拿了過去,掛掉後直接關機,放在了旁邊,“我們才應該是一條船上的人,而他徐晏清姓徐。”

“你想說什麼?”

“你的父親,也許在情感上不是個好人,但他在工作上絕對不會有任何私心。”

陳念側目看著他。

李岸浦扯了一下領帶,從口袋裡掏出根菸點上,開了車窗,他最近煩躁的很。

洲際集團開始清他的人,是準備將他架空掉。

徐晏清開始真正跟他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