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星針和山河圖?

唐龍心裡默默的唸叨著,這兩樣東西父母應該早就猜到會引來災禍,所以老早就將追星針托付給了虎爺,至於山河圖則掛在中堂的位置。

“如今天宗應該已經知道,我得到了這兩樣東西對吧?”他問道。

吃過苦頭的鄒耿,不敢再做無謂的掙紮,當即回答道:“不錯,天宗已經知曉,我曾向使者大人請命,得到的答覆是,等待!他們應該是在等你破解其中的秘密,坐享其成。”

鄒耿冇有說話,唐龍可以確定。

因為這一切跟他的猜測不謀而合,無論是天宗,還是擄走他父母的那夥勢力,如今都把目標盯在了他唐龍的身上。

那位神秘的老婦人,知曉山河圖的使用方法,並且將已知的五針交給了他,其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去幫助他們揭開答案。

唐龍手中的動作冇有停歇,按照特定的順序,一根一根的將銀針逼出來,並且問出了最關鍵的問題。

“三年前的那天,在你們之前,捷足先登入我唐家的那夥勢力到底是什麼來頭?”

“我不知道。”

鄒耿搖頭,眼裡都快急出淚花,那種錐心之痛他實在不想再嘗試了。

於是慌忙的解釋道:“那天我們去遲了,唐家已經人去樓空,後麵的事情你都是知道的!對方的身份,我根本就不知道,但天宗的使者大人應該清楚,因為當我們無功而返時,他並未責罰我,顯然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中。”

“那你可否願意跟我合作,引出那天宗使者?”

聞言,鄒耿猶豫了。

天宗之恐怖他心裡很清楚,如今已經算是背叛天宗了,若是再設計陷害天宗使者,將其激怒鄒家將雞犬不留。

他將擔憂娓娓道來,搖著頭,祈求的說道:“唐龍,我鄒耿死不足惜,但如果出賣天宗,我整個鄒家都得為我陪葬!你還是殺了我吧。”

“殺你很簡單。”

唐龍不屑一笑,話鋒一轉,道:“那你就不怕我滅了你鄒家?”

“你?”鄒耿的表情顯然是在質疑他有冇有這個本事。

可是,當唐龍告知蔣三平針對虎爺的產業,而一瞬間被反噬的事後,鄒耿瞬間傻眼了。

是啊!

眼前這個唐家的遺孤,已經今非昔比,他能舉手投足讓鄒家旗下多家公司臨近破產,若真想抹殺鄒家應該也不是難事。

軟硬兼施,唐龍接著說道:“如果你跟我合作,我可保鄒家平安!你心裡很清楚,我手裡有天宗和另外一夥人想要的秘密,所以他們不會因為一個小小的你,而惹怒我!反之,我若是以此威脅,即便讓天宗親手滅了你,想必他們也不會猶豫的。”

聞言,鄒耿徹底的絕望了。

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乃至是鄒家的生殺大權,其實早就掌握了唐龍的手裡。

“我,我答應你!”

短暫的猶豫後,鄒耿咬著牙答應了下來。

“明天,就是我跟天宗使者每月會麵的日子,到時候我一旦接收到時間地點,就立刻通知你。”

天宗隻所以神秘,正是因為他們以單線聯絡,下線永遠不知道上線的身份和行蹤。

唐龍滿意點頭,逐個幫助鄒耿清楚體內銀針,當最後一根銀針飛出,釘在天花板上時,鄒根一躍而起謹慎的盯著唐龍。

“你想反悔?”唐龍笑問道。

雖然鄒耿冇有回答,但他的眼神明顯是這個意思。

見狀,唐龍淡淡一笑,轉身朝著屋外走去,隻留下一句話,讓鄒耿愣在原地。

“於天宗來說,你鄒耿不過是一枚可有可無的棋子,不必試圖去衡量你在天宗的份量,因為那毫無意義。”-